初拾

[SSSB]一失言成千古恨

西里斯無聊地整理叔叔所遺留下來的物品,他的叔叔阿爾法德是一名世界知名的攝影師,從小西里斯最崇拜的就是他了,定格的一景一物深深吸引著年幼的他,然而一次不幸的意外,那個承載世界的靈魂永遠留在埃及。大概是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出事,他很早就留下了遺囑,而這也是今天西里斯來到這裡的原因,一棟別墅、滿屋子的紀念品還有一點存款全都給了踏上相同道路的西里斯。

「啾!」西里斯打開滿是灰塵的箱子,一個由綠寶石裝飾的銀色油燈躺在裡面,精緻的設計讓西里斯愛不釋手,而此時一團黑霧竄出,西里斯驚奇地看著黑霧化成人形,一身黑衣的男人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還沒等西里斯反應過來,對方不滿地雙手抱胸。

「我以為您脖子上的東西是用來思考的,布萊克先生,顯然我錯估您愚蠢的程度了。看來您是因為年紀大了所以記憶力衰退,需不需要我提升一下您小得可憐的腦容量?」一連串冰冷的諷刺讓西里斯愣在原地,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

「呃...那個我想你說的應該是我叔叔,你好,我叫西里斯布萊克。」對面的男人沉默不語,黑色的眼睛認真地觀察他。

「抱歉我只看過你穿裙子的樣子,所以......」西里斯不敢置信地尖叫。

「我叔叔給你看了什麼?!」

「粉紅色的澎澎裙很適合你。」黑色的眼睛漾著點點笑意,該死,那是他的黑歷史啊啊啊啊啊!

從崩潰中恢復的西里斯倒了一杯紅茶給男人。

「西弗勒斯斯內普,如你所見,我是神燈精靈。」

「所以我可以許三個願望」西里斯興奮地看著對面黑漆漆的精靈「太棒了!我......」西弗勒斯舉手打斷了他的話。

「在你許願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看完這些資料。」他彈了一個響指,一大疊紙張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是?」

「許願應該注意的事項和限制。」

「需要這麼麻煩嗎?」

「我們不是萬能的,同時我們也不希望精靈的力量遭到濫用。」

西里斯抓了抓腦袋「一定要看完嗎?」

「如果您很有自信不會後悔的話,」西弗勒斯從堆積如山的規則中抽出一張紙「請在這裡簽名。」

「你們也太慎重了吧。」西里斯嘀咕著在空格寫上自己的名字,紙張浮現一道金色的光芒,契約成立。

「所以」男人悠閒地啜飲紅茶「有任何想要的東西嗎?」

「我希望....呃...我的朋友們可以找到他們各自的幸福。」詹姆這幾年一直瘋狂追求著他的同事,可惜對方完全不領情,而萊姆斯則是和他的姪女有點曖昧,但這傢伙從以前就不是什麼主動的類型,而且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唐克斯。

「名字?」

「詹姆波特和萊姆斯盧平。」

「這算是兩個願望,你確定嗎?」

「兩個就兩個吧。」

「我知道了,最後一個願望想要什麼呢?」

「給我一點時間。」他好像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東西。

「嗯,等你想好再告訴我。」留下糾結的西里斯一人。

過了幾個星期,西里斯打包好行李前往南美洲而精靈也一起同行,雖然西里斯曾表示一個人沒問題但西弗勒斯堅持要保護自己的契約者免得他步上阿爾法德的後塵,無法阻止精靈的男人只好任由對方的隨行。僅僅幾天西里斯就十分慶幸西弗勒斯有一起跟來,對他來說這大概是他離家出走後過得最舒適的日子了,常常露宿街頭或三餐不繼的攝影師完全不需要擔心食物問題,美味的料理讓西里斯的體重直線上升,住宿清潔的部分精靈也全部包辦了,被養的白白胖胖的人幸福地許下讓精靈留下來的願望但被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所以他到底要許什麼願望呢?西里斯戳著眼前的焦糖布丁,如果西弗勒斯不要走就好了,他煩惱地吃掉點心。又過了一個月,西里斯終於下定決心,他走向正在煎牛排的精靈。

「嘿,西弗勒斯,我想好了。」

「所以你的願望是?幫我把盤子拿過來。」

「我希望你可以......噢,Fuck me!」盤子碎了一地。

「抱歉,西弗,我..你幹嘛這樣看我?」

「這是第一次有人要求我這麼做。」

「什麼?不不不那只是口誤而已!」

「許願守則第五章第四條第八點:契約者願望應盡全力實現。」西弗勒斯露出一抹笑容。

「見鬼!我才......」西弗勒斯抓住西里斯的手臂,一聲劈啪,兩人從廚房到了臥室。

「放開我!」西里斯掙扎。

「乖,別動。」精靈吻住扭動的人的雙唇,順便用魔法讓剝掉兩人的衣服。

「.....你這變態精靈!」好不容易呼吸到空氣的男人瞪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精靈。

「我只是實現您的願望而已。」不知為何一股莫名的酸澀讓西里斯的心臟疼了起來。

「就因為這樣?」他沙啞的問。

「還有您也十分的吸引我。」西弗勒斯呢喃咒語,西里斯感覺後穴濕潤起來,然後一根手指沒入,他調整自己的呼吸,努力適應異物侵入的不適。

「操!給我進來!」被漫長前戲折磨的西里斯沒耐心地說,精靈再度吻上男人的唇,直立的巨物則進入充分擴張的身體。

「我...希望你留下......」攀在西弗勒斯身上的男人在他耳邊說。

「好。」然後西弗勒斯就把他的契約者拆吃入腹了。

END

番外:他們的初遇

西弗勒斯是一名神燈精靈,也是精靈界裡面出了名的不喜歡與人類接觸,但是礙於精靈長老的脅迫,西弗勒斯還是會把自己的油燈放到人類界。有一天正當他和盧修斯,一個聒噪的香水精靈聊天時,有人召喚了他,前往人類世界的西弗勒斯看著自己新的契約者,不著痕跡地觀察對方。

「你是神燈精靈?」一個狼狽的黑髮灰眼的男人詢問。

「你有任何想要的東西嗎?」西弗勒斯只想速戰速決。

「我的相機壞了,或許你可以把他修好?」他舉起扭曲變形的物體,精靈覺得自己被小看了,但他還是修復了變成廢鐵的相機,順便加了防火防水防盜之類的功能。

「噢,真是太感謝你了,我叫阿爾法德布萊克,請多多指教。」他伸出一隻手。

「西弗勒斯斯內普。」雖然他討厭與人類扯上任何關係,但他意外地對這個男人沒有多少敵意。

為了讓自己的契約者許下願望完成他的任務,西弗勒斯跟著攝影師阿爾法德在世界各地旅行。精靈驚訝於他所看到的一切,從前厭惡人類的他總是越早把事情解決越好,這還是他第一次停留在人類世界那麼久,雖然他覺得這裡比不上精靈的居住地,但也別有一番風味。

「西弗勒斯,你也要跟我一起回家嗎?」

「您還有一個願望沒實現。」

「我想你會喜歡我家的。」阿爾法德說,隔天一早兩人就來到了一座華美的莊園。

「請隨意逛逛吧!」深知精靈不喜與人相處,阿爾法德轉身進入別墅。

布萊克莊園的確是個不錯的地方,西弗勒斯在樹林間漫步,突然,他察覺有人觸碰了自己的油燈,西弗勒斯眉頭微蹙,劈啪一聲便消失了。

「神燈精靈!!!」一個與阿爾法德長的幾分相似的小女孩大叫著,雖然西弗勒斯厭惡人類但他對於幼崽卻是相當寬容。

「你好,小姑娘。」小女孩愣了一下,癟癟嘴「我不是女孩子,是貝拉她們強迫我穿裙子的。」灰色的眼睛滴下淚來,西弗勒斯彎下腰抱起可憐巴巴的孩子,輕聲地哄著抽泣的男孩,幾分鐘後,他才止住淚水。

「我叫西弗勒斯,你呢?」

「嗝..我叫..嗯西里斯。」孩子緊緊抓著他的袖子。

「西弗,你可以陪我玩嗎?我不想和貝拉她們在一起,雷爾又只會哭。」

「好。」毫不意外,懷裡的孩子滿足地笑了起來,西弗勒斯異常耐心地陪著西里斯玩遍所有他提出的遊戲,直到太陽西下,離別的時間也到了。

西里斯不捨地抱著西弗勒斯「一定要走嗎?」見精靈點頭,西里斯忍不住紅了眼眶「你可以實現我的願望對不對?那你跟我結婚好不好?」

「結婚?」

「母親說只要結婚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好。」西弗勒斯終年面無表情的臉難得勾起唇角「等你長大,我們就結婚。」

「不可以反悔喔!」夕陽餘暉照映著一大一小的身影。

END

最近迷上Gordon Ramsay,有時他生氣時會罵Fuck me,所以這篇短篇就這麼出來啦😂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