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SSB]第一次

    @安德 寫完啦!ABO真的好難寫(*´﹃`*)

西里斯很不開心,非常不開心,這幾天青年的低氣壓讓魔法部的人都避著他走。

「早啊!西里斯。」大概除了詹姆波特以外。

「尖頭叉子呀......」陰森的語氣讓眼鏡青年抖了抖「我們去切磋一下吧!」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西里斯拖走,之後淒厲的慘叫聲從訓練室傳了出來,過了一個小時臉色稍稍轉晴的西里斯從裏面走出。

「他到底怎麼了啊?」鼻青臉腫的人問中途進來查看情況的萊姆斯。

「誰知道呢?」他漫不經心地回答,思緒飄到跟西里斯有幾分相似的某個人身上。

所以到底為什麼西里斯如此暴躁呢?原因出在於他的男友—西弗勒斯斯內普,在西里斯鍥而不捨地追求下,他終於成功撲倒對方。唯一讓西里斯煩惱的是自己的男友似乎沒有想要標記他的意願,青春期的少年難免有一些擦槍走火但是不知為何西弗勒斯就是沒有進行到最後一步。最近他發現西弗勒斯對他的態度越來越冷淡,尤其是發情期一到青年絕對不見蹤影,只用雙面鏡跟他交流。

西里斯癱在沙發上,想起同事曾隱晦地提醒他西弗勒斯可能加入了食死徒,他一開始還不怎麼放在心上,直到有人看到他出入伏地魔莊園。西里斯一直都知道自家男友喜歡黑魔法也對伏地魔有極高的評價,如果不是西里斯他大概一畢業就會加入食死徒的行列,所以西弗勒斯這是要分手的前奏嗎?青年氣得渾身顫抖然後跳了起來,想都別想,老子花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成功捕獲那隻小蝙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被別人叼走了呢?!一個計畫出現在西里斯腦海裡,他摸摸下巴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陰暗的地下室,一個冒著煙的坩堝熬煮著紫色的液體。

「鈴!」刺耳的聲音響起,坐在椅子上的人跳了起來,順時針攪拌三下又加了一些汁液,顏色淡去,西弗勒斯謹慎地裝瓶。看著貓頭鷹飛去他才滿身疲憊地坐下,這幾天黑魔王已經很明確地表達他想要讓西弗勒斯成為他的部下,看來黑魔王已經不滿足於單純的利益交換了,想要完全的掌控嗎?雖然權力一直是他的目標但是......西弗勒斯撫摸著左腕上的玫瑰。

提著從蜂蜜公爵買回來的甜食,西弗勒斯有些緊張,希望這些可以讓西里斯消氣,一進門,玄關的昏暗告知空無一人,青年困惑於尚未返家的愛人,然後一個身影撲向他,濃郁的花香也籠罩了他。

西里斯抱住高了他一點的人,看你還怎麼忍住,卻猛然被推開,還未憤怒,噴嚏和痛苦的呼吸聲讓他困惑地點亮燈,西弗勒斯神色痛苦滿臉眼淚鼻涕使剛才還得意的心情冷卻。

「西弗?你怎麼了?」他驚慌得拽住黑色袖子。

「莉.......藥......」看著快要喘不過氣的人,西里斯飛速抓了一把呼嚕粉求救。

眼下的陰影和發紫的唇,這傢伙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副德行?從來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西里斯回想剛剛莉莉的話「他本來就有很嚴重的過敏,可能是忙到忘記吃藥了。」當他詢問對什麼過敏時紅髮Alpha只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就離開了。

「西里斯。」暗啞的嗓音讓西里斯回過神。

「嘿!你還好嗎?」

「嗯。」

「所以你到底對什麼過敏?」他遞了一杯水床上的人。

「咕嚕。」模糊的單字藏於水中。

「西。弗。勒。斯。」

「玫瑰,準確來說是花粉但是花香也會讓我的身體不適。」

「你說你喜歡我的味道。」明明會讓你不舒服!

西弗勒斯摸了摸青年的腦袋「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歡。」耳根紅得像是腕上的刺青,西里斯一個翻身壓在西弗勒斯身上。

「?」

「你是我的。」玫瑰香,尖刺霸道,誰說只有Alpha才有佔有欲?「誰都不能搶走你。」甜膩的芳香讓西弗勒斯蠢蠢欲動,跨坐在他身上的Omega更是讓他理智全無,什麼黑魔王食死徒全都拋諸腦後。

https://m.weibo.cn/status/4130917099820252

青年睜開眼,重物壓在胸膛,一條腿毫不客氣地擺在他身上,西里斯四仰八叉的呼呼大睡,皮膚上還有著昨日激動時弄下的痕跡,西弗勒斯按下想來一次晨間運動的想法幫愛人蓋好被子起身洗漱。

迷你貓頭鷹興奮地跳來跳去,西弗勒斯無奈只得加快書寫的動作,他把羊皮紙綁在白糰子腳上「幫我交給鄧不利多校長好嗎?」回答他的是快樂的鳴叫和撞在臉上的毛球。

「你在幹嘛?」貓頭鷹的主人抱住他。

「寫辭職信。」

「是嗎?」他打了一個哈欠,指揮西弗勒斯煎蛋「別擔心我會養你的。」青年微笑,一個完美的太陽蛋躺在瓷盤上,空氣飄著淡淡的玫瑰和薄荷味,微焦的吐司淋上蜂蜜,蜘蛛尾巷內的日常。

END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