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Love menu(群組搞事主題:吃)

寫完這篇後讓人飢餓啊😂

黑咖啡

一顆顆豆子被機器磨成粉末,吸進肺裡的空氣都帶著咖啡味,西里斯將濾網、濾紙放入咖啡機再倒下適當的咖啡粉和水,咕嘟咕嘟,男人靠著流理台聽著夜晚的寧靜。從阿茲卡班出來後他染上了失眠的毛病,不只因為疲於奔命逃亡,闔上眼,內心深處的陰暗纏繞住他,彷彿他從未離開催狂魔駐守的監獄,再次回到格里莫廣場,睡眠對他來說便是一場惡夢,所以他開始喝咖啡,不加糖不加奶,帶點炭燒,那最原始的味道。

獨特的香氣在廚房內四溢,西里斯哼著小調看著一滴滴棕色液體落入壺中,咖啡映出一張髑髏般的面貌,有時站在鏡子前面他都不認識反射出來的人,削瘦瘋狂,他只好用魔法掩蓋住憔悴的自己。

正當他胡思亂想之際,客廳傳來一聲巨響,西里斯握緊魔杖衝了過去,只見一個黑漆漆的人倒在地上。

「......斯內普?」趴著的人掙扎起來,一個標誌性的大鼻子露了出來,慘白的臉對著他。

「我走錯了。」男人踉蹌地站起,西里斯則是一臉不敢置信,到底要口誤到什麼地步才可以把霍格沃茨和這裡搞混啊?

「你要喝杯咖啡嗎?」話剛說出口他就後悔了,大概是太久沒睡的後遺症。

「好。」斯內普應該摔傻了,他心想。

平時小則吵架大則抽魔杖的兩人難道心平氣和地坐在一塊,他們各據沙發一側,西里斯覷著斯內普,淡淡的血腥味,發紫的唇,伏地魔會虐待自己的下屬?問題隨著咖啡飲下。

「你不睡覺多久了?」西里斯的心顫了顫,他怎麼知道?!

「大半夜不睡覺煮咖啡,一個無所事事的人除了失眠還有其他理由嗎?」

西里斯抹了一把臉「剛回來這間屋子的時候吧。」

一個小瓶子扔向了他,他手忙腳亂地接住「三天一次,一次一口。」說完男人放下已經空了的瓷杯走向壁爐。

「為什麼?」

「我不白喝別人的咖啡。」西里斯呆呆地看著火焰變綠又回到原本的顏色,壺中咖啡一滴不剩,你也是一樣嗎?

漫漫長夜,藥水驅走了黑暗,沉入無夢之眠,苦味殘留於口,苦得讓人蹙眉。

檸檬塔

一隻黑狗走在街上,巨大的體積搭配傻乎乎的憨態,惹得孩童們偷偷揉捏隨著步伐顫抖的耳朵有些大膽的孩子甚至騎上牠的背而黑狗也乖乖地馱著他們。路過的行人也會拍幾下毛絨絨的腦袋換來牠友善的磨蹭或舔舐,吐著舌頭的黑犬穿梭人群,直到有人一把捏住牠的脖頸拉進小巷。

「你以為你在幹嘛?」魔藥...現在是黑魔法防禦教授的斯內普冷冰冰地問。

「汪?」

「別裝傻了!」男人低吼,霎時眼前如熊般巨大的狗變成一名男子。

「咳,你怎麼在這裡?」西里斯東張西望就是沒敢把視線對上西弗勒斯的眼睛。

「你觸動阿不思設的魔法,他讓我來看看。」西弗勒斯一臉不悅,平時上課熬魔藥就已經夠累了有時還要去參加食死徒的聚會,排得滿滿的行程讓他忙得焦頭爛額,看在梅林的份上,尋找走失動物不在他的業務範圍內!

「我很無聊嘛,而且我是用犬形態,又不會有人發現。」西里斯盯著腳尖悶悶地抱怨,上次對飲咖啡的夜晚意外軟化了兩人惡劣到了極點的關係,加上西里斯還中規中矩地寫了道歉信(貓頭鷹大概來回幾十趟),持續已久的恩怨便減緩許多。

「是嗎?別告訴我你不知道盧修斯知道你的阿尼瑪格斯型態!」

「......」西里斯腳尖磨著地面不說話。

男人無奈地歎氣「下不為例。」他拽著西里斯回到熱鬧街上,幾分鐘後兩人來到一間咖啡廳。

「哎呀!這不是教授嗎?」正在擦拭桌子的白髮老人招呼「帶男朋友來嗎?」

「只是同事而已,今天還是老樣子。」而一旁的西里斯則是尷尬地笑。

「好的,請稍坐片刻。」

「你很常來這裡?」

「店主做得甜點很好吃,我有空就會來一趟」西弗勒斯皺眉「吃完就給我滾回去。」西里斯訕訕地喝著草莓歐蕾。

「請好好享用!」老先生笑瞇瞇地端了檸檬塔上來。

黃色的塔裝飾著細絲檸檬,一口咬下酸甜適中的內餡,比布丁更加入口即化,冰涼的口感像檸檬冰激凌一般,不只如此底下還舖了一層薄薄的海綿蛋糕,酥軟的塔皮,奶油和檸檬充盈口中,融化於舌尖。

「這可真好吃。」小小的塔迅速的消失了一半。「你怎麼找到這家店的?」

「和莉莉逛街的時候發現的。」西里斯突然覺得牙齒酸澀難忍,甜味被檸檬吞噬,奇怪?他是怎麼了?吸了幾口飲料也壓不下酸中帶苦的味蕾,莓果加檸檬,讓人扭曲的酸。

空了盤子,空了心,餘暉下他回到格里莫廣場,一個人。

燒烤

濃濃肉香,刷上醬汁的各式食材在鐵架子上滋滋作響,洞穴屋的院子塞滿脫離死亡恐懼的巫師們,所有人盡情放縱自己,喧鬧和笑語,和樂融融。

西里斯正興致勃勃地與人拼酒。

一入口微苦,嚥下時刺激的氣泡暢快無比,瓶子散落滿地,眾人臉紅,越來越迷濛的眼神,偶爾還倒下一兩個巫師,西里斯一邊嘲笑醉倒的人一邊打開軟木塞,直到哈利波特怒氣沖天地搶走酒瓶,拖走嚷嚷還要再喝的教父。

「醫生說你不能喝那麼多酒!」少年碎念扭開魔藥不由分說灌了下去。液體下肚,嘴巴滿是怪味,西里斯的酒頓時醒了大半「吃點東西,不准再喝了。」哈利叮囑隨即離開加入狂歡的人群。

「真是的,我又沒喝很多。」

「你騙誰呢?」嗤笑從陰影處傳來,嚇得西里斯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你躲在那裡做什麼?!」

「我一直都在。」西弗勒斯咀嚼烤得恰到好處的肉片回答,散發出來的香味讓西里斯咽了咽口水「想吃?」一盤蔬菜飄到他前面。

「嘿!」

「你的治療師會殺了你的。」西里斯憤恨地叉起一塊香菇,沉默再度籠罩兩人之間。

「你怎麼活下來的?」這個問題他想問很久了,致命毒液,穿破喉嚨的傷口,活下來簡直是天方夜譚。

「你太相信眼前事物了。」

「狡猾的老蝙蝠。」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比我還早出生兩個月。」

「欸,給我一點吧。」吃完菜的西里斯眼饞著對方身旁滿滿一盤肉。

「不要。」西弗勒斯惡劣地夾起一片牛肉挑釁。或許是因為酒精,又或者因為他實在是太餓了,西里斯一個箭步咬住已經進入西弗勒斯嘴裡的肉,醬料濃郁,肉質鮮美,適度的炙烤讓美味在嘴裡融化,然後他更進一步挑起對方的舌頭,肉香,酒味,一隻手勾住他的脖子讓他們更加貼合,幾秒鐘又或者幾分鐘兩人才分開呼吸。

「你......」西里斯啞著聲音,然後開門聲讓他閉上了嘴。

「教授你沒讓西里斯吃肉吧?」微醺的人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家教父和教授過分紅潤的雙唇。

「只有一片而已。」

「教授我還以為你會阻止他的!」西里斯撫摸著嘴唇,方才男人用牙齒咬了一下,不疼,麻麻的,他看著西弗勒斯,噗通、噗通、噗通,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底萌芽。

夜的祭典歡騰,酒醉了人,人醉了情。

巧克力袋冰激凌

哈利一進門便看到他的教父和滿地衣服。

「西里斯?」

「喔,哈利,你下班啦!」

「你在做什麼啊?」

「整理一下衣櫃而已。」

「是嗎?我還以為你要和斯內普教授去約會呢?」

「噗----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寄了好多封情書給教授?」西里斯老臉一紅,支支吾吾「我們還沒在一起。」

「萊姆斯說當年你隨隨便便就可以交到女朋友。」

「他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人,我覺得我會被他下藥。」西里斯沮喪地說。

看著可憐巴巴的男人,哈利想起最近的有關於斯內普教授加格萊芬多分的八卦,他推著男人進了壁爐「快去約他!你可是英勇的格萊芬多!」

站在地窖門前,西里斯糾結著,他下定決心地握住門把又頹然鬆手,男人頭抵著門歎氣,而此時一隻手冷不防地搭在他的肩上,受到驚嚇的他鼻子狠狠撞上堅硬的石材。

「梅林啊!」一道溫暖的光芒落在傷處撫平灼熱的疼痛,他看向西弗勒斯,心臟瘋狂地跳動,一個魔咒重返魔藥教授職位的男人就修復好西里斯血淋淋的鼻子。

「有事?」

「嗯....那個....如果..….」

「你的舌頭被下咒了嗎?」

「不,我......」然後一個尖細的聲音打斷他的話。

「斯內普教授,您的下午茶好了。」

「嗯,放桌上就好,還有再給來他一份。」他對小精靈說「布萊克,先進來吧。」

兩個瓷盤各分成四格,其中一格是裝著冰激凌的小碗,另一個格子擺上不明的袋狀物,桌上還有兩杯海洋色的飲料。

「這是?」

「小精靈新搗鼓出來的點心,吃吃看。」西弗勒斯用叉子挑破小袋子,流出的棕色液體淋在冰激凌上,絲滑巧克力就這麼凝結在冰上。西里斯學著他刺破袋子,然後用湯匙舀起一小瓢,香草甜味融合微苦的巧克力,冰涼舒爽,此外巧克力內還加了杏仁粒,更是增添了幾分美味,小小一球很快就消失了。剩下的巧克力袋外皮酥脆,和殘餘的巧克力一起食用,咔嚓咔嚓,讓人欲罷不能。

「所以你想說什麼?」藍色飲品帶點蘇打氣泡,酸帶點甜,正好紓緩剛才糖滋滋的嘴。

「莫莉一直想幫我介紹對象。」

「我不明白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告訴她我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他深吸一口氣「我們交往吧。」西里斯盯著杯子,不敢看對面的人。

「看著我的眼睛說。」西里斯抬頭但一對上毫無波動的黑眼珠才剛鼓起的勇氣頓時消散「我...們....」

「蠢死了。」西弗勒斯傾身吻住沾著巧克力的唇,再深入,滑過甜膩的牙,捲起蘇打味的舌,好像有點上癮了呢。看著蠢狗傻兮兮的笑容還有身後狂搖的隱形尾巴,感覺不壞,如果未來有一個這樣的笨蛋陪他。

午後,甜蜜泡泡四散,熱與冰的結合,酸甜滋味的愛。

月餅

捧著一大盒東西的西里斯敲響地窖大門,房間主人讓他進入並疑惑地問「你拿著什麼?」

「聽別人說今天是東方的中秋節。」他打開包裝「他們好像會吃月餅然後一起賞月。」裡面是五排整整齊齊的圓形「還有這個」他拿出一個壺,茶味從裡面飄出「我去買餅的時候店家在泡的,店主說這是烏龍茶。」

西弗勒斯啜飲白瓷杯裡的茶湯,獨特的香氣,初時嘗到苦澀,但之後一股甘甜在喉嚨迴盪。

「那裡面包的餡料是?」

「有紅豆、綠豆、肉,好像還有蛋黃。」

西弗勒斯挑眉,咬下手中的月餅「是紅豆的。」軟綿的餡料,紅豆泥甜度適中,再咬一口露出蛋黃,鹹與甜的滋味同時在味蕾上共舞,沒有突兀,蹦出新奇口感。

西里斯也迫不及待地吃掉另一塊「好甜!是綠豆的!」

吃完餅後,兩人到占星塔上欣賞沒有缺口的月。

「其實我挺討厭月亮的,那會讓我想到尖叫棚屋。」西弗勒斯的話緊緊掐住了他,悔恨交加的心情讓他窒息,然後西弗勒斯的手扣住他的手,微涼的體溫讓他感到不安「我不會原諒你們當年的作為,但我會給你一個機會」他轉向他「就如同當年阿不思給了我一次一樣。」一股暖流從胸口蔓延到全身,西里斯倚著西弗勒斯的肩膀,謝謝,謝謝你願意給我機會,淚沾溼黑色布料,男人輕輕拍著他的背,柔軟的唇在髮漩落下吻,無聲安撫泣不成聲的愛人,月光灑下,他們找到缺失的另一半。

不同滋味也可和平共處,綻放獨特風味。他們就像茶一樣,或許初入口澀然,卻回味無窮。

珍珠奶茶

暑假開始,西里斯正式搬入蜘蛛尾巷。

一天,從地下室上來的西弗勒斯看著自己的男友對著電視節目哈哈大笑,時不時吸一口手上的飲料。

「在喝什麼?」西里斯順勢擠到他身上。

「珍珠奶茶(bubble tee)。」

「泡泡(bubble)?」他看著沉在奶茶底部的黑色圓球,吸一口,舌頭先嘗到奶茶的甜味,他嘗試咬了下圓球,如同小熊軟糖的Q彈但更加柔軟,十分有意思的飲品,西弗勒斯瞥了眼啃著炸雞排的西里斯以及.....有些弧度的肚子。

「你變胖了。」

「什麼?才沒有呢!」男人氣得跳了起來,然後兩人聽到啵的一聲,一顆鈕扣彈到地上,屋內一片死寂。

「閉嘴啦!」

「沒關係,你這個年紀的男人都會有些小肚子。」魔藥教授狠狠插刀後又在上面灑鹽。

「٩(๑`^´๑)۶」西里斯氣鼓鼓地背對著他。

「別生氣了,好嗎?」西弗勒斯親吻他的脖頸,西里斯不情願地轉了過來,憤恨地捏著西弗勒斯的肚子「你明明跟我吃一樣的食物!」

「教霍格沃茨那群小巨怪就能讓我減不少體重了。」

「你又沒有按時吃飯了?」西里斯皺眉「好不容易把你養胖的。」

「你倒是比我容易養胖。」

「不如等下我們去床上好好運動吧!」西里斯陰惻惻的說。

「現在去散步吧。」西弗勒斯顧左右而言他。

「哼!」男人還是牽起自家男友的手「我一定會瘦下來的!」

炎炎夏日,兩個身影在映在地上,一直一直走下去,幸福的高熱量累積甜蜜脂肪。

小籠包

精緻的料理擺滿整桌,西里斯愉悅地吞下小巧玲瓏的燒賣。

「下一次我們去東方玩如何?」

「嗯。」西弗勒斯伸手夾了一塊蘿蔔糕。

「你生日的時候?」

「好啊。」得到肯定回答的西里斯喜孜孜地掀開一旁的蓋子,一顆顆白嫩的小籠包,散發騰騰熱氣,小心翼翼咬了一個小洞,吸吮裡面湯汁,濃郁湯頭讓西里斯又吃了幾顆,他掀開另一個蓋子,但入眼卻跟其他籠不太一樣。

打開的絲絨盒子放著銀色的戒指,中間是蛇頭形狀,蛇眼的部分則是以綠寶石點綴。

「跟我結婚吧。」一抬頭男人平時嚴肅的嘴角都染上笑意,西里斯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莉莉被求婚時會哭成那樣了,雖然詹姆也哭了,喜悅與驚喜化為眼淚,滴滴答答。

「你就這麼篤定我會答應?」他吸著鼻子問。

「當然。」

「該死,我當然願意。」西弗勒斯溫柔地將戒指套入他的無名指,而他手指上的指環則是鑲著紅寶石的獅子頭。

「西弗。」

「嗯?」

「我愛你。」

「我知道。」

「婚禮的時候你要穿婚紗嗎?」

「如果你也穿我就願意。」

「去馬爾代夫渡蜜月怎麼樣?」

「好。」他們相擁,交融彼此氣息。

愛,成為兩人的羈絆,不離不棄。

  END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