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SSSB]不能沒有你

「冬天,我很確定在冬天。

 那天真的太冷了,我蓋了七八件毯子,紅的,黃的,橘色夾著黑色。」

「我當然有生火,不過那也沒多大的幫助

 你問為什麼?因為Daddy在阿茲卡班待太久啦。

 然後?然後Papa火爐裡鑽出來啦。」

西里斯歪了歪頭,想了想他走上前,踮起腳尖吻了下抿緊的唇。

酒精削弱他的理智,他的偽裝,出乎人意料的是另一根舌頭竄了進來,西里斯摟住男人的脖子加深了這個吻。

「我的房間?」

「你忍得到那裡?」西弗勒斯嗤笑。

皮帶,袍子,西里斯興奮地像是在聖誕樹下拆禮物的孩童,印著疤痕的裸露出來,他舔上一條橫在心臟的舊傷。

他緊盯著西弗勒斯的眼睛,開始動了起來。

呃,這很複雜。

你Papa會殺了我的。

比親親再多一點。

「梅林啊!你才五歲!」

悉悉簌簌的聲音吵醒了他,只見男人正扣上最後一顆扣子。

「你要去哪?」西里斯訝異自己聲音中的委屈。

「上課。」西弗勒斯穿好披風往壁爐走去。

「給我你的課表吧。」西里斯當年當詹姆的伴郎都沒這麼緊張。

「好。」

剛才他說好了嗎?西里斯一邊傻笑一邊看著爐火。

「小子,我跟你講,千萬要注意你附近有沒有畫像,上次Daddy和Papa的好事就被你祖母打斷了,你知道......」

「布萊克!!!你在跟你兒子講什麼?!」

「小心畫像,小南瓜,小心畫像。」

一夜成了兩夜,兩夜成了無數個夜晚。布萊克老宅每一處都留下兩人的痕跡,然後他們將戰場擴展到了他們的母校。

西里斯為西弗勒斯咬著唇不讓聲音洩出來的可愛模樣著迷,西弗勒斯則是喜歡來地窖勞♂動♂服♂務♂的西里斯。

「西弗勒斯。」

「校長?」

「請不要讓學生們看到。」語氣嚴肅,但那雙湛藍眼睛的支持都快溢出來了。

「我知道了。」之後他狠狠地在魔藥教室上了那個洩密者。

怎麼了小傢伙?

不,我沒有生Daddy的氣。

今天想聽什麼?神秘的魔法石小東西你可以直接問你哈利哥哥的。

好吧,很久很久以前......

「我還活著。」

「是啊,你活的好好的,還可以來幾場魁地奇呢!」

「西里斯。」男人暴躁地坐在他旁邊,一隻手摀住臉。

「該死,你差一點死了。」他的聲音尖銳扭曲「你早就知道那狗娘養的王八蛋要殺你對不對?要不是哈利在那裡你以為你還可以跟我講話嗎?啊?你知道你的呼吸停了幾次?我.....」西弗勒斯碰了碰他的手指,成功讓他停下一連串的失控。

西里斯喘著粗氣,沒打理的鬍子糾結成一團,眼球佈滿血絲,臉色難看的猶如剛從阿茲卡班回來。

「當時我想我可以解脫了。」男人露出笑容,溫柔地讓西里斯的心抽疼一下「但我不能。」

「為什麼?」

「還有一隻蠢狗等我回家呢。」霎時,眼淚再也撐不住了,一滴滴砸在西弗勒斯身上。

他離家出走那天,他沒哭。

詹姆和莉莉被謀殺那天,他沒哭。

西弗勒斯渾身是血被送入醫院那天,他哭了。

西里斯揪緊白色的袍子,他聲嘶力竭地哭,彷彿要將這輩子的眼淚流光。

魔藥教授艱難地抬起手,揉著男人的腦袋。

「我還活著。」他說。

「你說這個疤?一隻蛇咬的。

痛嗎?一點點吧。

不,哈利哥哥的閃電疤不是蛇咬的。

「這真的不是一個好主意。」

「梅林啊!我們已經討論過了!」

「只是讓你知道一下。」西里斯歎氣。

「西弗,你為什麼不想結婚?明明就是你求的婚。」

「去登記就好了。」

「西弗---」

「鑒於我父母糟糕透頂的婚後生活,」他頓了頓「我不知道,西里斯,我不知道。」

「現實生活雖然不是童話故事,但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有美好的結局,好嗎?」西弗勒斯臉上還是有點猶疑,但被西里斯的吻抹去了。

2000年4月18日兩人結為伴侶。

晚安,小傢伙。

妹妹?

我會跟你Daddy談談的。

不,小寶貝,只有梅林才知道。

我會問你德拉科哥哥和哈利哥哥的。

祝好夢。

END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