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SSSB]穿越(0109教授生日快樂🎂)


Day 1

我和西里斯布萊克?

我一直以為梅林討厭我,我錯了,祂是恨我到了極點。

「這是哪裡?」少年捂著發疼的腦袋,最後的記憶是炸開來的坩堝。

「嘿!小傢伙你醒啦!」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飄著一盤食物進來。

「布萊克!」他想抽出自己的魔杖,但暈眩讓他抓皺了床單,男人趕緊扶住他,Severus悲哀地發現他沒辦法推開那個讓人憎恨的無恥之徒。

「哎呀!聽起來你很討厭我~但我明明是如此的英俊。」Severus瞪著對他眨眼的人。

「我先來自我介紹一下,西里斯·奧萊恩·斯內普·布萊克,來,張嘴,啊。」男人笑吟吟地舀起一勺粥,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Severus的心中投下多大的震撼彈。

「你說什麼?」

「哦?」自稱西里斯的男人拍了一下腦袋「放心,這不是你的未來,我很確定我的丈夫沒有穿越時空過。」丈夫?!Severus覺得自己快窒息了。

「吃點東西吧~」他渾渾噩噩地嚥下食物,又渾渾噩噩地睡去,祈禱這只是一場夢。

Day 2

如果我再一次看到他們接吻或黏黏糊糊的行為,我大概會給自己一個惡咒,或者給他們一個。

「你們就不能停止一秒嗎?」黑髮少年緊握著叉子,克制自己的怒火。

「這是愛~小西弗~」灰眸男子向他眨眼。

「別。那。麼。叫。我。」但西里斯無視他,舀了一勺燉菜餵進旁邊人的嘴裡,Severus發出作嘔的聲音。

「你該習慣了。」與少年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神態自若地回餵一塊牛肉給西里斯,Severus的回答則是丟下一句我吃飽了便逃離現場。

Day 4

我不想放開他也許這就是血緣。

我......愛他。

真讓人意外。

Severus原本只想拿些吐司就回到房間,但當他看到坐在西弗勒斯懷裡的男孩時,他改變主意了。

「兩個papa?」幾乎是他的縮小版的男孩歪著頭看著他,心臟彷彿被貓撓了一下。

「我們的兒子,珀修斯(Perseus)斯內普,你可以叫他珀西。」西弗勒斯把孩子塞進他的懷裡,與他一樣的黑眼珠好奇地看著他,多了與他不同的天真無邪。

他不認為自己會結婚,更不會有孩子,他身上流的血不需要傳承下去。

但是,Severus調整位置讓孩子坐得更舒服,小傢伙身上的奶味,沉甸甸的重量,都讓他感到一絲...滿足?

珀西沒有察覺Severus複雜的心理狀態,他開心地吃著培根,大Papa說他和Daddy去工作時,小Papa會陪他玩。

Day 6

他們怎麼可以!!!

我才不會做這種事

Day 8

我還要回去嗎?

我不想離開

Day 12

她不需要我,對吧?

「詹姆,慢一點!」陌生的男聲從客廳傳來,Severus抓緊魔杖指向入侵者。

「哈利!」他身後年幼的孩子親暱地尖叫,Severus瞪大眼睛,頓時他感覺身上的血管一寸寸結冰,胸口漲痛,彷彿野獸撕裂的創傷。被珀西稱作哈利的男人有著凌亂的頭髮和圓眼鏡,跟他一樣,那一雙眼睛,綠色的,和她一樣。

簡直一模一樣。

「爹地,西弗變矮了。」與他父親一樣的亂髮,名為詹姆的男孩說,褐色的眼睛閃爍著好奇。

「嘿,你先去跟珀西玩吧,我們等下再來找你們。」一高一矮的孩子牽著手跑得不見蹤影。

「哈利,哈利波特,你好。」男人掛著溫柔的微笑,Severus渾身僵硬,頭隱隱作痛。

他想吐。

「你的母親是莉莉。」Severus沙啞又痛苦地開口。

「是。」

Severus抿緊唇「你去找他們吧。」

令人意外的是,男人抱住了他「你很好的,Severus,很好。」

少年站著不動,他聽著前院傳來的笑聲。

沒有   好。

Day 17

研究回去的方法,我不想回去。

,我沒有選擇不是嗎?

Day 20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Day 26

我搞不懂和布萊克,他們真的很怪。

但是幸福

「這是畢業那天拍的。」

「我們公證那天拍的。」

「喔!這張是哈利出生時拍的。」西里斯拿著一大本相簿向Severus介紹。

「你幹嘛跟我講?」Severus 不耐煩地問。

「唔,向你炫耀我美好的生活?」

「走開,布萊克。」突然他瞄到一張照片,少年皺眉「那是什麼?」

「哦!這個是.....」一只手捂住他的嘴「我以為我們已經有共識了。」西弗勒斯陰惻惻的說。

「別這麼說嘛,這是你做過汪汪汪?!!!」西弗勒斯收回魔杖,冷哼一聲,被迫改變說話方式的男人往他身上一撲,兩個人在地上滾成一團。

比起打架,兩人更像是在調情,Severus撇嘴,抱起一旁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珀西往樓上走去。

「小Papa?」黑眼珠濕潤地看著他,Severus只說「我念魔藥書給你聽。」孩子馬上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Day 30

如果這是我的未來就好了。

如果......

「西弗。」一隻白嫩的小手扯著他的褲腳「可以幫我畫一隻青蛙嗎?」Severus接過畫紙開始畫。

「我」都和布萊克結婚了,為什麼不會有一個姓盧平的教子呢?

兩顆腦袋聚在一起,稚嫩的笑聲不斷,要是以前的他早就覺得煩人離開了,Severus癱在沙發上假寐,然後玩累的小傢伙們爬了上來,一左一右的躺著他的大腿,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這些都不屬於你,一個聲音說。

Severus勾起一抹冷笑,卻顯得落寞極了。

Day 34

在天空飛翔的感覺不錯。

他們改變了我。

太多了。

Day 40

派對,蛋糕,家人

該死......我才沒有哭!

Day 47

我會想念他們。

真奇怪。

Severus拼命瞪著那幾個人,但那群大人卻杵在一旁看好戲。

一聽到Severus要離開,三個孩子死命地抱住少年的大腿不讓他走,鼻涕眼淚全都蹭在他的牛仔褲上,從未見過如此陣仗的Severus哄著他們,卻適得其反。

「救命!」Severus沖著自己低吼,男人才過來幫忙。

「小Papa/西弗不走好不好?」三雙紅通通的眼睛哀求,Severus 無聲地擁抱他們,承諾的話卡在喉嚨,他沉默不語。

「好啦!小西弗的爸爸媽媽會擔心的!」布萊克揉著孩子們的腦袋。

他走進魔法陣,西弗勒斯彎腰抱住他「好運。」他說。

白光籠罩,一股溫暖的風擁住了他,「我們會想你的。」他們說。

然後他就被魔法吞噬,四肢被不明力量撕扯,彷彿要將他分裂,然後他摔在地板上,一旁破碎的坩堝和已經凝固的魔藥,詭異的味道直衝腦門。

「回來了。」但Severus心中毫無喜悅之情。

我已經開始想你們了,少年躺在地上,闔上眼。

END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