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SSB]My Angle(上)


混血天使SS X天使(?)SB

一百年前,惡魔遇見了天使,在他的花言巧語之下,涉世未深的她墜入惡魔精心編造的謊言,在天使孕育了他們子嗣後,無聊的惡魔離開了,萬般絕望的天使依舊誕下了這個小生命。

我清清楚楚記得自己的出生。

暴風雪襲擊英國,我的母親躺在床上,嘶啞地分娩,她的手指緊揪住床單,身邊空無一人。

突然,窗戶被怒嚎的風打開,女人發出一聲尖叫,夾雜著冰雪,血液,羊水,我出生了。

甫出生的我大哭,但卻得不到母親的安撫,剛產下嬰兒的女人冷漠地看著我,看著與惡魔擁有相同面孔的我,天使下身流淌著鮮血,她身上純白的羽翼小幅度的擺動,她說:「噁心。」

然後她飛走了,頭也不回,我哭泣著,等著她回來安慰我,我一直等著。

最後是一對老夫妻發現我,他們把我命名為西弗勒斯,西弗勒斯斯內普。

❄❄❄❄❄❄❄❄❄❄❄❄❄❄❄❄❄

我想我是幸福的。

吉爾與莎拉視我為己出,書,蝴蝶標本,他們幾乎滿足我所有需求。

我想我是幸福的。

但事情不會總是一帆風順,我還記得事情發生在週日,吉爾在書房閱讀而莎拉正燉煮午餐,我抓著一本浮士德翻閱,神與惡魔的賭局,我隨手抓了抓背,手指觸碰到了柔軟,如羽毛般柔軟,我跌跌撞撞地走進浴室。

當我脫下上衣,黑色的羽毛出現在背脊,鏡子映照出一片黑色的,如烏鴉一般的羽毛,我又聽見了她的聲音:「噁心。」

我拔掉了它,如拔掉頭髮一樣的刺痛,我下樓與吉爾和莎拉用餐,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那天,莎拉給我的十字架灼痛著我的胸口。

然後情況開始失控,一根,兩根,我的背後很快被黑羽覆蓋,我一一拔掉那些罪惡的象徵,那時我還不會隱藏羽翼。

「最近是不是有烏鴉啊?」莎拉又一次在地上看到我的羽毛。

「可能是從閣樓裡飛進來的。」吉爾說,而我只是沉默。

是夜,我站在鏡子前面拿著小刀,割下那些噁心的羽毛,然後用火燒掉它們,我面無表情地看著從排水孔流掉的灰燼,我知道這不會結束。

接下來幾年,羽毛越來越堅硬,刀子已經傷不了它們了,所以我割下背部的肌肉,血水和灰燼咕嘟咕嘟地流走,一道又一道的疤痕歪七扭八地出現在我的背,就算是惡魔與天使的恢復力也無法治癒它們。

日復一日地剜除,日復一日地清掃,彷彿詛咒一般。

直到吉爾和莎拉推開了我的房門,那時我正完成最後一刀。

「哐啷。」刀子掉在磁磚上,我等著他們的尖叫與驚恐厭惡的眼神,我咬緊牙關,然後,他們擁抱了我。

吉爾接手清理浴室,莎拉幫我包紮傷口。

他們說:他們愛我,無論如何我都是他們的兒子,他們的西弗勒斯,我靠在莎拉肩上,眼淚沾濕她的衣裳,吉爾輕輕撫摸著我的腦袋。

比天使還要仁慈,比母親還要溫柔,在那之後我便可以控制羽翼的存在。

可惜人類的壽命過於短暫,我二十歲那年他們先後離開了我,我將所有的東西用魔法保護好,然後我也離開了。

幾百年來我漫無目的的飄泊,在各個國家流浪,在不同地方停留。我選擇當老師,就像吉爾那樣,跟他不一樣的是,我大概是一個刻薄煩人的教師。

孩子喊我吸血鬼,油膩膩的蝙蝠,但他們沒料想到的是,我其實是一個天使,有著惡魔血的天使。

某日,我正在操場後的樹林散步,一個黑影從天而降,那是我和西里斯布萊克的相遇,我生命中的第二個天使。

TBC

只出現一個黑影的西里斯2333
那個啊~最近大概不怎麼會更新,學校太忙了😵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