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SSB]學生時代(天狼星布萊克59歲生日快樂🐕)


總覺得我家的天狼星越來越傻白甜了😲

天狼星布萊克和賽佛勒斯石內卜在交往!!!

流言在畫像口中,學生聊天,或是鬼魂交流時被提起。

第一位目擊者是一名二年級的赫夫帕夫,去廚房拿點宵夜的男孩在目睹兩人擁吻之後,驚慌地衝回交誼廳。

「他們親得可激烈了!」男孩揮舞手上的南瓜餡餅,但沒有人相信他,尤其是與兩位主角同年的學長姐們,"他們只是在扭打吧"眾人總結。

一個月後,一名立志考上解咒師的七年級生撞破了兩人的情事,少女頂著兩個深沉的黑眼圈,躲過麥教授和飛七的夜巡,成功抵達圖書館。她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本愛尖叫的古書,然後她也差點尖叫起來。

「琳達,布萊克有男朋友了!」少女喘著氣向室友分享她的發現。

「怎麼可能!!!」被稱作琳達的少女打翻墨水瓶,羊皮紙被染成黑色。

「你看到了?」另一名戴著眼鏡的少女詢問。

「他跟...呃....好像叫做石內卜?就...是那個功課很好的史萊哲林!在圖書館接吻!布萊克還把手伸進那個孩子的衣服裡!」

寢室內一片死寂。

「你喝太多咖啡了,睡一下吧。」眼鏡少女—艾莎,推著人往床上去。

「欸?但是我的.......」

「你該休息了。」琳達用魔杖戳著自己的作業說。

「神奇的幻覺。」第四名少女喝著咖啡說,其他兩位則點頭附和。

幾個月內,陸續有目擊者指出他們的發現,但為少數,大部分的學生都認為那只是長的相似的人,畢竟流言期間雙方的敵意絲毫不減。雖然去向當事者求證是最簡單不過的方式,不過沒有人付諸行動,誰敢去問石內卜啊?而天狼星?還是離最近脾氣火爆的少年遠點好。

冬天來臨,魁地奇球場上正如火如荼展開一場葛萊芬多對戰雷文克勞的比賽,球員們你來我往地進攻,雪落在金紅或是藍色的隊服上,金色小球始終沒有出現在視野中。

天狼星有些煩躁,雪越來越大,白茫茫的一片佔據球場,握著掃把的手早已凍僵,他瞇著眼,留意時不時出現的博格,"連隊友都看不見。"少年順手打飛衝過來的黑球,但卻沒有躲過另一顆,右手傳來的劇痛讓他低叫起來,擊球棒在剛才便掉了下去,天狼星的臉因疼痛扭曲,"該死!我等下要怎麼應付!"在他左右為難之際,哨音響起。

「350:300,雷文克勞獲勝!」尖叫,歡呼,素來冷靜的少年少女興奮地拋開以往的矜持。

「Sxxt!」天狼星輕咒一聲,單手很難操縱掃帚,落地時手臂再一次受到衝擊,他的隊員們注意到他不自然的右臂。

「需要我陪你嗎?」隊長問。

「一點小傷而已,沒什麼。」

「是嗎?」微冷的聲音說。

「你來幹嘛?」詹姆滿臉不悅。

然後下一秒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倒抽一口氣。

「賽佛~~~疼~~~」適才的瀟灑全數碎裂,灰眼睛可愛的眨了眨。

「我送你去找龐芮夫人。」兩人的手交握,漸漸消失在一雙雙瞪圓的眼睛中。

「哦,年輕真好。」老校長摸了摸雪白的鬍子。

「好啦,喝掉藥水後休息一下,吃飯時我再叫你。」天狼星禮貌地像龐芮夫人道謝。

「你在氣什麼?」身後的人開口。

「我沒有。」

「你有。」

「我沒有。」

「你有。」

「我沒有。」

「你有。」

兩人對視片刻。

「你不說我不會知道的。」

天狼星把腦袋往石內卜腹部蹭去。

「我知道我以前很很糟糕,但你已經答應跟我交往了,所以.....」悶悶不樂的聲音越來越小聲,最後幾個字根本聽不清楚。

「天狼星?」

「我不想瞞著別人嘛。」賽佛勒斯好笑地看著懷裡的人。

「就因為這樣?你才天天拉著我夜遊?」

「啊..嗯。」

「很重要嗎?」

「當然!」天狼星倏地抬頭「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討厭其他人看你的眼神。」

「誰怎麼看我了?」賽佛勒斯挑眉。

「反正不是什麼好事!」那些淫邪,佔有,明明賽佛是我的!天狼星獨自生著悶氣。

賽佛勒斯脫了鞋上床「睡一下吧。」

天狼星的不開心瞬間一掃而空,他抱住自家男友,愉悅地在少年的頸窩扭動,在藥水的作用下,傷者很快就打起了呼嚕。

「傻子。」賽佛勒斯也閉上眼睛。

「說!你什麼時候跟鼻....石內卜搞上的!」詹姆氣勢洶洶地質問。

「呃...三年前?」詹姆簡直快要昏倒了。

「你竟然瞞了我們這麼久?!!!」

「其實我覺得蠻明顯的。」雷木斯說。

「....那個我..知道....」彼得怯生生地說道。

詹姆顫抖地說不出話來。

「你.....你們.....」他話鋒一轉「給我全部交代清楚!!!」

「好吧,那是剛升上三年級暑假的事了.......」

三年前.......

「給我回來!!!天狼星.....」碰的一聲,將尖厲的女聲隔絕,一名俊秀但眉眼皆是煩躁的男孩衝了出來。

「詹姆和雷木斯怎麼偏偏不在,連彼得也有事....」男孩一邊碎念,一邊穿梭於巷子內。

「等等,我在哪?」走了進一個小時,男孩困惑地看著他的所在地。

「迷路啦?小少爺。」一個看起來猥瑣的男人咧嘴笑。

「沒有。」天狼星理都不想理對方。

「嘿,別走!給我點錢花花吧,對你來說又不是什麼難事。」男人抓住他的胳膊。

這麻瓜,天狼星皺眉,用力甩開他的手,卻被男人惱怒抽出的刀子震懾住。

「安分點。」正當天狼星打算使用魔法時,男人慘叫一聲,倒了下去,他還未反應過來,一隻手拉著他往前跑,拐了七八個彎才停下來。

「鼻...石內卜?」男孩吞下以往的綽號,而被稱作石內卜的男孩放開天狼星,往一家餐館走去。

「喂,你怎麼在這裡?」他跟著對方從後面進入,裡面有著山一樣高的碗盤,充斥清潔劑和食物的味道。

「出去,別跟著我。」賽佛勒斯不耐煩地說,他套上手套,開始刷洗那些髒汙。

天狼星佇足許久,發現石內卜是不會再跟他講話,他才悻悻然地離開。

好不容易回到家,又是一陣數落。

「喂,等等!」天狼星終於在黑湖一處草地攔下石內卜。

「有事?」

「呃,那個,謝謝你救我。」連哼都沒哼一聲,石內卜繼續向前走。

「欸,等等。」換來的是賽佛勒斯不悅的表情「你為什麼救我?」

「順手。」

「石內卜!」天狼星拉住對方的袖子「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

「真的?」

「真的!」

「閉上眼睛。」天狼星雖困惑,但還是乖乖照做。

「整整,石化。」

「!!!」頓時臉上一疼,然後就沒了動靜。過了許久,魔法才解開,天狼星倒在地上,喃喃自語。

「我還以為他會揍我一頓呢.......」

「你有什麼毛病?」賽佛勒斯快要瘋了,布萊克那個白癡不停跟著他,說什麼要報恩,怒罵,詛咒,諷刺都無法阻止對方,他無比後悔當初自己幹嘛多管閒事。

「你救了我的命。」布萊克眨眼,要是女孩們看到肯定會尖叫連連。

「什麼都可以?」

「當然!」

「那你來當我的家庭小精靈,為期一年。」

「啥?」

「做不到的話就滾!」

「做就做!」天狼星逞強道。

然後他就開始了他的苦命生活,洗衣服,端宵夜,打掃房間,切魔藥藥材,大大小小的事他都得好好處理,而石內卜則一臉不行就離開的表情,讓青春期的少年賭氣地繼續做下去。

某天,賽佛勒斯扔了條手帕帶給剛進門的天狼星。

「蛤?」

「你自由了。」天狼星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應該高興的,一股莫名的苦澀蔓延。

「別杵在這裡,快走。」

「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

「我要讀書了。」賽佛勒斯毫不留情的關上門,把天狼星氣得不輕。

當晚,天狼星躺在床上,回想起過去一年的小精靈生活。

剛睡醒的石內卜,抿唇的石內卜,嘲笑他的石內卜,被燙到嘴的石內卜,各式各樣,他從沒看過的石內卜清晰浮現。

你現在就像個暗戀人家的小女孩!他想。

天狼星哀嚎一聲,把自己埋進枕頭裡。

「怎麼啦?」天狼星看著自家好友濕答答的衣服。

「我被鼻涕卜扔進湖了。」詹姆抱怨,往浴室走去。

天狼星心中一跳「那他呢?」

「在湖裡泡著呢!」他打了一個噴嚏,唏哩嘩啦的水聲響起,天狼星趕緊往地窖衝去,房間內,石內卜在床邊縮成一團。

「石內卜,醒醒。」他搖著渾身濕透的人,但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

「石內卜......」一碰到額頭便是滾燙的溫度。

「走開。」少年終於開口。

「你發燒了,先把濕衣服換下來吧。」

「不需要你多管閒事!」猝不及防被推倒的人驚愕「還不是拜你好友所賜!」

「可是我....」

「滾!」賽佛勒斯頭一暈,差點跌倒,嚇得天狼星趕緊攙扶他。

「你走開,我....」

「閉嘴!」賽佛勒斯呆住,布萊克從「約定」之後就沒對他吼過,再怎麼無理取鬧的要求,他也只是抱怨幾聲就過去了,在他發愣時,天狼星背起他往醫療翼走去。

「放我下來。」

「不要。」

「會被人看到的。」

「你的身體比較重要。」

兩人就這樣一路鬥嘴,而幸運的是,他們一個人都沒遇見。

吃過藥的賽佛勒斯躺在潔白的床上,昏昏欲睡。

「你幹嘛來?你又不是我的小精靈。」

「你覺得我們交往怎麼樣?」

「?」

「不只小精靈可以照顧人,男朋友也可以。」天狼星脫掉鞋子,爬了上去,他抱住瘦弱的少年「很棒吧!」

「你腦子也燒壞.....」賽佛勒斯的話還沒說完,就睡著了。

「事情就是這樣。」

「噁。」

「呵。」

「哦。」

「你們那是什麼反應?」

「那,那個...」彼得舉手「石內卜,好像,沒有說好...」

「!!!」天狼星瞪大眼睛,突然想起那天早上他還特地說了一遍表白,而賽佛勒斯的反應是..…我知道了?所以我們沒有在一起?!天狼星頓時腦子一片空白。

「噗哈哈哈哈哈!」詹姆笑得猖狂,被雷木斯肘擊才停下。

「你可以問問他啊。」葛萊芬多的級長建議。

「啊對!」天狼星急忙掏出雙面鏡。

「等等,我不是說現在..….」卻是太遲了。

「賽佛!你從來沒有說過你要做我男朋友!你是不是還把我當成家庭小精靈!」

「你大半夜不睡覺問我這個問題?我是腦子長洞了才跟一個小精靈親親抱抱?白癡!」滿臉戾氣的少年消失在鏡面上。

「看,他喜歡我。」天狼星美滋滋的炫耀。

「噁。」

「呵。」

「哦。」

以下肉渣出沒,在評論裡收全文❤(ӦvӦ。)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