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SSSB]Pain②

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

那樣的疼,那樣的折磨......

,你不知道。

徵兆很早就出現了,石頭沉甸甸的在右邊太陽穴滾動。

西弗勒斯眨了眨眼抽出被壓麻的右手,毫不意外的聽到他的狗發出不滿的咕噥,他隨手把枕頭塞進大狗的懷裡,對方哼唧幾聲才安靜下來。

冷水打在臉上,西弗勒斯的指節抵在那塊鼓脹的地方施壓,一下,一下又一下,「沒事的。」他安慰自己。

九點左右,魔藥教授穿梭在走道間,教室裡滿是坩堝飄出白霧,他逮住一隻小鷹朝熬煮的魔藥扔了些廢料,又趕去幫兩只小獾拯救他們冒黑煙的爆炸物,疼痛在額頭蔓延。

「你們......」他正想斥責,卻想起幾天前打碎他一整櫃魔藥的大狗,男人捂著被割裂的手掌,無措又茫然,這兩個孩子嚇傻的表情瞬間與男人可憐巴巴的樣子融合,魔藥教授揉了揉脹痛的額角,只揮手讓兩人收拾好。

時針指向了一,西弗勒斯含著薄荷糖,清涼和甜味漸漸融化,越來越劇烈的疼痛得到了一絲絲慰藉,他用力掐緊虎口,留下清晰的月牙,男人打起精神面對下一堂課。

吃過晚飯他一頭鑽進浴室,熱水打在後背,頭髮,西弗勒斯覺得自己的意識隨著水流消逝,他拖著沉重的皮囊摔進淺藍色的床鋪,無視他的狗的問題「欸?你今天這麼早就睡啦?」

幾分鐘後,他睡著了。

「咚!咚!」緊閉的雙眼驀然睜開,腦殼裡彷彿有人打鼓,震盪著他的頭,西弗勒斯小心地下床。

他緩步走向廁所,一張蒼白的臉印在鏡子上,冷水潑在發燙的脖頸。

透明的玻璃內有著長短粗細不一的藥瓶,西弗勒斯從裡頭拿出一瓶乳白色的藥劑,微苦的液體滑入胃袋,男人握緊拳頭,努力不讓自己吐出來。

「不能吵醒他。」他想。

回到床上後,不知名的煩躁和悶熱燃燒著,西弗勒斯脫下睡袍,他蜷曲著,如初生嬰兒一樣,赤裸又脆弱。

「咚!咚!」他又想吐了,身體微微發顫。

「西弗?」該死!

「西弗?你怎麼了?」

「沒事。」他回答,試圖瞞混過去。

「你身上有藥味。」他闔著眼都知道對方因擔憂而皺起的臉。

「頭疼。」一雙手把他轉了過來。

「多久了?」

「早上。」

「你又不跟我講!」西里斯小小聲的抱怨,然後用一塊橘紅色的東西刮著他的腦袋和脖頸

「老毛病了。」他輕哼著。

「還是要跟我講嘛!」西里斯開始拍著他的後背,雖然西弗勒斯總是抗議他不是孩子,但他的大狗依然我行我素。

「我還要上課。」他含糊回嘴「又不是不能忍。」

「噓噓噓,睡吧。」西里斯無可奈何地哄著男人,幾分鐘後,西弗勒斯的呼吸逐漸平穩。

炸薯條的香味弄醒了他,西弗勒斯惺忪看向來者。

「早安~」西里斯飄著一盤吐司進來,用金黃色的蛋皮包裹,上頭淋滿蜂蜜,一旁還有酥脆的炸物,及一小碗沙拉。

「早。」西弗勒斯勾了勾唇,接過溫熱的奶茶。

END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