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無差】心動的瞬間


深夜微藍。


我在流血。

一道完美的割痕出現我的手腕上,血滑落,染上地毯。

「石內卜,我來……」從碧綠火焰中探出腦袋的人吞下後面的話,他像是瞬間移動到我面前。

「你在幹嘛?!」他尖叫並止住我的血。

【這樣不好。】

「石內卜,回答我。」男人的聲音變小了許多,我沒回答,沉默地看著他。

「梅林啊!」他捏著我的手腕「梅林啊!」

「說點什麼。」他低語,我搖搖頭,指著自己脖子上的疤痕。

他看起來有點悲傷,就跟十七年前那樣。

【別哭。】

「龐芮夫人說沒傷到你的聲帶。」他摩娑那塊曾沾染血液的皮膚。

【有點痛。】

「你想傷害自己還是…」他沒說出口,但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聳聳肩。

「第一次?」

我伸出四根手指,而他看上去快窒息了。

【太奇怪了。】

「糟糕的時機。」他似乎讀出我的疑惑「我喜歡你,很喜歡。」

【騙子。】

「我大概是最不該喜歡上你的人。」男人虛弱的一笑「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或許我以前就對你有點意思,而現在你…很有魅力。」

過了幾秒,他摀住臉「抱歉,忘了我說的話吧。」

我碰了碰他的眼瞼,人總會有些衝動,而此時此刻,我想相信他。

「石內卜,說點什麼。」他再次懇求。

【你要什麼?】我筆劃著。

天狼星輕吻著曾經烙印標記的皮膚「你要給我什麼?」

我指著自己的心臟。

他的臉突然扭曲起來,似笑似哭。

「梅林,石內卜。」男人的淚很燙,與地上的血跡融為一體。

「如果我傷了你怎麼辦?」我靜靜地看著他,往日的仇恨在這一刻徹底消融。

【你不會。】

「石內卜。」他咀嚼我的名字,將頭靠在我的膝上。

「我讓雷木斯來當證人,一個不破誓。」

我很困惑。

「我很糟糕,有時候會無意傷害人,就像…就像…」說不出他們名字。

【我也一樣。】

「我的。」許久沒出聲的喉嚨沙啞疼痛。

天狼星猛然抬頭,他握緊我的手「我知道你求了他,你盡力了。」

【你盡力了。】

一滴淚滑下我的臉,但卻喚不回已逝的生命。

「如果他們還在,也會同意我的話。」天狼星說,他嘴角上揚「不過鹿角可能不會這麼想。」

「石內卜,親親我。」他要求,灰色的眼睛閃耀著光,如同年少時期,雖然以前的我很討厭。

我低頭,吻上女孩們夢寐以求的雙唇。

【很好。】

天狼星直起身,我們靠得很近,以往只有肉搏戰才會如此沒有距離。

過了幾分鐘,或是幾小時,我們才分開,喜悅在他臉上的每一吋肌肉微笑。

「我喜歡你,賽佛勒斯。」

【我也是。】

笑容爬上嘴角,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我的教名。

我們再一次親吻。

END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