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犬與蝙蝠的愛情故事(Start:A選項後續)

AA
A:就一個人醉死吧!混蛋!

 西弗勒斯冷冰冰的看著緊閉雙眸的西里斯,仔細觀察後確定額角的傷口不會讓這隻蠢狗被梅林召喚走,扔下一個麻瓜驅逐咒就不理躺平的人。

 西里斯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熟悉的天花板讓他知道自己已經回到格里莫廣場,他撐起痠軟無力的身體就看到一顆毛茸茸的腦袋探進來。

 “嘿!西里斯你終於醒來啦!”哈利開心的說著。

 “抱..歉”沙啞的聲音讓西里斯自己嚇了一跳。

 “西里斯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麻瓜界啊?還喝那麼多酒,幸好斯內普教授發現你,記得跟他道謝哦~我知道你很討厭斯內普教授,但是人家幫了你,所以#$%@&$%?”哈利一面把雞湯和魔藥遞給了西里斯一面嘮嘮叨叨。

 “?!!!”西里斯完全不敢置信那隻油膩膩的老蝙蝠竟然這樣顛倒是非,明明是他害他摔的那麼慘的,而西里斯此刻完全忘記西弗勒斯只是正當防衛而已。

 “好啦~我要去霍格莫德,西里斯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哈利對他眨了下眼就跑得不見蹤影。

 西里斯瞪著房門,別以為他不知道,哈利肯定是跟討厭的馬爾福小子約會去了,為什麼茜茜要和那隻死孔雀結婚啊?不對,現在不是思考這些事的時候,目前最重要的是那個該死的混蛋,西里斯想到斯內普就恨的牙癢癢的,揍暈了他還把他丟在冰冷黑暗的巷子真是太不可饒恕了,害他現在不僅感冒還全身痛的要命!!!

 劇情選項:

A:西里斯決定要對西弗勒斯實施一個月不間斷的惡作劇

B:西里斯把西弗勒斯約出來喝酒,然後報復回去


AB
B:愛護動物,人人有責

 西弗勒斯抿了抿唇,神色陰鬱的看著昏迷不醒的男人,輕揮了右手握著的魔杖,一道白色的光治愈了西里斯左額的傷口,他沈默站了許久彷彿在思考什麼,直到一片雪花降落在西弗勒斯手上。

 “麻煩死了!”西弗勒斯喃喃自語輕彈魔杖,無形的力量將倒地不起的西里斯漂浮起來,兩人漸漸消失在巷子深處。

 煎蛋和吐司的香味將男巫從沈睡中叫醒,“克利切什麼時候會做早餐了?”西里斯迷迷糊糊想,他坐起身呆呆的看著與家中擺設截然不同的房間,昨日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他頭疼的呻吟了一聲。

 “所以這是斯內普他家?”西里斯跳下床看直塞滿各式書籍的櫃子以及擺在魔藥大全前的相框,一張紅髮女孩和黑髮男孩對著他的照片,他的心突然有一種不明的酸澀,原來總是板著一張臉的斯內普也會露出這種表情,西里斯轉身走進廁所把那張不會動的相片扔到腦後。

 當他解決生理需求後,小心翼翼的往下走,試圖不引起任何聲響,然而碰到門把時,西弗勒斯的聲音阻止了他的動作。

 “你想要跑到哪裡去,布萊克?”

 西里斯僵硬的轉過身看著拿著鍋鏟的男人。

 “你是在做早餐還是要拿來攻擊我?”

 “我不認為這兩者之間有什麼衝突的。”

 “我喝醉了。”西里斯試圖喚起西弗勒斯的同情。

 西弗勒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下一次我不會那麼好心的,布萊克,你可以滾了。”

 “可是我餓了~”男人用一種狗狗的無辜表情哀求而西弗勒斯的眼角抽動了一下,鬼使神差的他答應了西里斯布萊克的要求。

 魔藥教授咀嚼著吐司,觀賞對面粗魯的吃相,默想自己錯誤的決定,但是當鼓著臉頰的生物對他眨眼微笑時他突然覺得這樣也不錯,而他不知道的是這是未來最平凡不過的畫面而已。

END

 作者的話:這條線就到此為止了,因為想不到後續了(望天


AC
C:撿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記得送去警察局

 西弗勒斯握著魔杖的手抽動了一下似乎想要再往倒地不起的人身上仍幾個惡咒,墨黑的眸子閃過一絲不明的情緒,然後伸手拉起西里斯的衣領慢吞吞的走出巷子,絲毫不在乎弄髒磨損對方的衣服。

 西弗勒斯漫步在飄雪的倫敦街道,拖著爛醉如泥的蠢狗,雖然不是他想像中的聖誕假期但可以讓那個白痴倒霉也不錯,心情愉悅的魔藥教授輕哼著奇異恩典然後把西里斯丟在警察局門口就從容的離去。

 西里斯.喝了一下午.布萊克帶著劇烈的頭痛醒來,一入眼是陌生的天花板,他困惑的左右查看,直到門開了,赫敏帶著擔憂的表情進來。

 “嗨,西里斯,你覺得怎麼樣?”

 “有東西要從我的腦袋跑出來了”西里斯捂住眼睛“我怎麼會在這裡?”

 “警察打了電話給我,真高興手機派上了用場,你一個人而已?”少女遞給西里斯魔藥,他將液體一飲而盡,臉部因為糟糕的味道而扭曲。

 “沒什麼,只是不小心喝太多啦~”西里斯完全不想跟小女巫談論他的感情生活,不然她可能會跟茉莉說讓他去參加相親之類,他雖然想要找個伴,但可沒有那麼快就步入婚姻的墳墓“那我先走啦~”沒等赫敏反應過來,西里斯就急匆匆的逃離。

 男巫很快就回到格里莫廣場,他疲憊的在床上癱成大字形,他又還沒四十歲,鳳凰會的那群女巫幹嘛那麼為他的終身大事著急,而且那隻蝙蝠不也沒有結婚嗎?等等,為什麼他會想起那該死的斯內普,西里斯不悅的揉揉太陽穴,喝斷片的男巫將昨晚的事全部忘光光了,西里斯突然想起明天的派對,“看來只能一個人去了”男人悶悶不樂的把腦袋埋進枕頭裡。

 --------聖誕派對當天的分隔線-------

 鳳凰會的成員在格里莫廣場慶祝聖誕節,西里斯再次看著成雙成對的情侶,他看著杯中的火焰威士忌嘆氣。

 “西里斯我聽赫敏說你一個人在麻瓜界喝醉”哈利突然在一旁出聲。

 “呃...一個意外而已,哈哈”男巫尷尬的笑了幾聲。

 “你讓我們擔心了好久”德拉科懶洋洋的攬住哈利的腰。

 “...真的很抱歉”西里斯咬牙切齒得擠出幾個字,討厭的臭小子跟他老爸一個德性,說完西里斯就溜到閣樓打算避開所有人,但當他打開門卻發現已經被捷足先登了。

 “斯內普你在這裡幹嘛?”

 靠在窗口的男人瞥了他一眼回答“阿不思強迫我來的。”

 西里斯後來想起覺得去閣樓是他一生做過第二正確的事情,僅次於向西弗勒斯求婚。

 “你幹嘛不回絕他?”西里斯難得心平氣和的和自己的死對頭講話。

 “如果我想要聽他嘮叨一整年的話”魔藥教授不悅的嗤了一聲。

 “他有時候是挺煩人的”

 “更別提他和格林德沃,每一次我送魔藥時他都要跟我炫耀一遍”

 劇情選項:

A:西里斯給西弗勒斯一杯酒

B:西里斯突然想起喝醉那晚的片段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