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同居30題(Day11~20)

11. 替對方挑衣服

「西弗你看這一件!」而被點名的人連頭都沒抬就直接拒絕:「想都別想。」

「為什麼?這件明明很好看。」

「別想我會穿的像個小丑一樣!」

「別總是穿的黑漆漆的,我相信這件藍色很適合你。」說完西里斯還擺出了可憐兮兮的狗狗臉,西弗勒斯檢視一下被戀人拿在手裡的襯衫,勉為其難地走進試衣間。

西里斯滿意地笑了笑並喃喃自語:「下次應該讓他穿穿看緊身皮衣。」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嘿!西弗你看看!」

魔藥教授稍稍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家大狗身上,只見男人滿臉笑容地捧著一團毛絨絨的不明物體。

「那是..什麼?」

「我在外面撿到的,我們養他好不好?」

「這間屋子只能有一隻動物,你還是他留下?」

西里斯不氣餒的把小貓靠近批閱作業的魔藥教授:「你不覺得他很可愛嗎?我們養他嘛!」

西弗勒斯用羽毛筆在羊皮紙畫下一個T:「養你一個已經夠麻煩了。」

「拜託嘛!西弗,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被磨的受不了的男人歎了一口氣:「好吧!布萊克可以留下。」

「一定要這樣叫他?」西里斯遲疑了一下。

「他是黑色的又不是我的錯。」魔藥教授愉悅地給作業一個A並欣賞戀人青白交錯的臉色。

13. 一方臥病在床

西里斯皺著眉擔心地看著滿臉通紅的魔藥教授。

「你確定不要去醫療翼看看?」

「我很好,咳咳!」

「帕比又不會吃了你。」

「她只會殺了我的。」西弗勒斯悶悶地擤鼻涕。

西里斯拿不聽話的愛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去床上休息一下吧,你都已經站不穩了。」然後強行把對方拖進房間裡。

「放開我!我不需要休息!」

捲髮男人把掙扎的病人塞進被窩,並壓低聲音的威脅:「西弗勒斯·斯內普現在立刻馬上給我躺到床上去還是你比較希望被我*到暈過去?」

不配合的病人才停止所有動作,滿臉憤怒地看著他,西里斯親了親比平時更加蒼白的臉:「我去弄一點雞湯給你喝。」回答他的是一聲不情願的鼻音。

「好好休息吧!我等下就回來了。」他那頑固的戀人終於聽話地埋進枕頭裡休息。

14. 午睡

魔藥教授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就察覺到一隻不請自來的犬科生物,西里斯布萊克四肢大開的在沙發上睡覺,他瞥一眼對方然後開始專心地改學生們的論文,但是忽大忽小的呼嚕聲嚴重干擾他的思緒,西弗勒斯扔下羽毛筆準備把打擾他安寧的人丟出去,但是考慮了一下還是順勢靠在沙發上稍作休息,感覺到熟悉的氣息西里斯毫不客氣地把頭倚在西弗勒斯的大腿上,魔藥教授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撫摸毛絨絨的腦袋緩緩入睡。

15. 幫對方吹頭髮

西弗勒斯一回到房間就看到一隻濕漉漉的狗看著電視發出誇張的笑聲。

「去整理你的毛,布萊克。」但正專注在螢幕上的男人只是隨便用毛巾胡亂擦拭就繼續欣賞節目。

魔藥教授嘆了一口氣,拿起吹風機認真的幫西里斯烘乾一團糟的毛髮,而當西弗勒斯吹好並將糾結一團的捲髮整理好後才發現原本在看電視的人正一臉幸福的對他笑,男人輕哼並彈了眼前礙眼的額頭一下,而被突襲的人也不以為意的親了一口西弗勒斯的臉頰然後一把抱住他轉頭繼續觀看電視節目。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西里斯轉著電視,最後啊的一聲倒在床上。

「節目無聊死了。」他滾來滾去地發洩。

這時,浴室的門打開了,總是把釦子扣到最後一顆的魔藥教授如今渾身赤裸只用浴巾圍住四處而已,享受完泡澡的男人絲毫沒有平時嚴肅刻薄的樣子反而多了點溫柔。

雖然已經無數次見過這樣的愛人,但西里斯還是目不轉睛地把男人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被如此露骨眼神盯著的西弗勒斯輕咳了一聲:「該你去了。」

西里斯走向有些不自在的男人,咬住對方的耳垂,見愛人沒有反抗的意思,更是放肆地扯掉遮掩的布料,兩根火熱柱體頓時坦誠相見。

「我才剛洗完澡!」西弗勒斯抗議。

「那就陪我再洗一次!」西里斯沙啞回答。

「永遠停止不了的發/情。」黑曜石般的眼睛帶點淡淡的笑。

「而你喜歡這樣子不是嗎?」

西弗勒斯哼了一聲便把男人拉進浴室裡。

水霧朦朧也遮掩不住滿室春色。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生日,情人節ETC)

西弗勒斯一回到家就看到一個客廳裡活蹦亂跳的紅色物體。

「西弗!生日快樂!」西里斯全身纏滿緞帶向西弗勒斯道賀。

「所以..你是我的..禮物?」

「對呀~」灰色的雙眸閃著快來拆禮物的光芒。

「已經連續三年你都送我同樣的東西了。」西弗勒斯漫不經心地把玩西里斯的頭髮「不換一個新的嗎?」

「我不好嗎?」西里斯試圖挽回局面。

「一個總是把我弄得下不了床的禮物?我想我不需要呢。」

男人好整以暇地看著西里斯急的團團轉,直到西里斯委屈地看著他西弗勒斯才停止逗弄他的行為:「走吧!」

西里斯開心的蹦跳著:「我不會太超過的~」

「嗤,你這句話說了十幾年了,哪一天你有遵守。」

19. 離家出走

「碰!」西弗勒斯冷眼看著被粗暴對待的門。

他和西里斯已經交往許久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爭吵和互丟魔咒中度過,西弗勒斯沉默地整理亂七八糟的客廳,或許他們從來就不適合對方。

「你又跟斯內普教授吵架啦?」

西里斯悶悶地喝了一口酒:「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個性,只要我們講不到幾句話就會開始吵架…」他哀嚎一聲把頭埋進手臂裡。

「你們都已經在一起那麼久了,去道歉嘛!」

「但是我連吵架的原因都不記得了。」

「所以你要怎麼做?」

「讓我住一晚,拜託?」

「你不能每次都離家出走,這又不能解決問題!」

「好啦!好啦!這是最後一次了。」

18. 接對方回家

西里斯煩躁地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後他受不了的打開門卻意外發現待在家裡的男友正靠在牆壁上,而對方也因他突如其來的出現嚇了一跳,兩人一句話都沒講只是尷尬地看著對方。

當西里斯不知所措時,手腕被握住,西弗勒斯抿著唇就把他拉出哈利的家。

「喂,斯內普,你要把我帶去哪?」

一言不發的男人終於回頭看他然後他說:「回家。」

西里斯用力掙脫挾制的手,在西弗勒斯眼裡閃過一絲晦暗時,他的唇便被親了一下,或者說咬了一口。

「你說的對,回家。」男人嘴角勾起,帶點得意的色彩。

空蕩蕩的街道,幾盞路燈在黑夜之中照映,兩人的背影被燈光拉長漸漸相融,而他們的手是緊緊相握的。

20. 一個驚喜

處理完工作的西里斯打了一個哈欠準備要休息,打開房間的門卻被倚在窗邊的人嚇了一跳。

他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西西西弗?」

「連話都不會說了?嗯?」一身黑色軍裝,男人走近並用手上的皮鞭挑起西里斯的下巴。

西里斯很快進入自己的角色:「您希望我怎麼做呢?Sir?」

西弗勒斯勾起嘴角:「服侍我直到我滿意為止。」

「Yes,Sir!」西里斯用嘴拉下男人褲子的拉鍊。

TBC

又寫完10題了(๑•̀ㅂ•́)و✧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