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同居30題(Day21~30)

21. 屋頂上看星星

「你在霍格華茲還沒看夠這些閃亮亮的東西嗎?」

「別那麼說嘛,偶爾放鬆一下也不錯不是嗎?」

「跟你一起生活以來我就沒有一天輕鬆的。」

「哪有?!」

「上個週末我們出去逛街結果你走丟了,我花了兩個小時才把你找回來,星期二你又炸掉我的實驗室,然後昨天你...」還沒講完嘴唇就被男人狠狠堵上。

「你的蠢事多到我都數不清了。」紅腫的雙唇依然吐出諷刺了西里斯的句子。

「我們還是繼續觀星吧。」

「布萊克你知道哪一顆星星最笨嗎?」西弗勒斯愉悅地提問。

「......我拒絕回答。」

22. 一場飛來橫禍(火災,地震ETC)

「西弗來,跟我一起深呼吸,先別別衝動。」西里斯僵硬的說。

「我非常冷靜,布萊克。」西弗勒斯面無表情地看著滿目瘡痍的房子「那麼,告訴我,你對我的地下室做了什麼?」男人聲音輕柔如羽毛,卻讓西里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不小心把坩堝點著了,火不知道為什麼滅不掉,然後就……」西里斯越講越小聲,心裡絕望的倒地不起了,西弗勒斯會把我殺掉的!

西弗勒斯頭疼地捏了捏鼻樑:「布萊克,我早就知道你很蠢了,但我沒想到你可以蠢成這樣。」西里斯在一旁尷尬的笑著,魔藥教授冷冷地掃了他一眼:「我去馬爾福莊園借住,你給我把這裡全部恢復原狀。」說完就幻影離開了,留下一臉欲哭無淚的男人。

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盧平為什麼在這裡?」西弗勒斯從實驗室出來就看到自家愛人手裡抱著一隻金色的肉團。

「月亮臉臨時有事,所以就把泰迪托給我啦!來泰迪,跟西弗叔叔說好。」西里斯揮著泰迪小手而小嬰兒也開心地吐著口水泡泡頭髮也瞬間變成草綠色。

西弗勒斯滿臉嫌棄看著兩人:「它要在這裡待多久?」

「是他不是它,大概一個星期吧。」

「一個禮拜?!」

「放輕鬆,這不會很難啦!」

「別妄想我會幫你,布萊克。」說完男人又鑽回地下室。

當西弗勒斯心滿意足熬煮完最新研究出來的魔藥,他意外發現客廳的燈還是亮著,映入眼簾的是一大一小的睡臉,泰迪在沙發上而西里斯則坐在地毯上一隻手護著他,男人一動也不動看著兩人,直到西里斯朦朧的聲音讓他回神。

「嘿,我幫你做了點三明治。」

西弗勒斯走到西里斯旁邊坐下然後默默咀嚼施過保溫咒的食物。

「你有想過要個孩子嗎?」西弗勒斯側頭看著發問的人。

「我連會跟人交往都沒想過。」

「那我們交往後你想過嗎?」他對上灰色的眸子,裡面有著淡淡的期待和忐忑。

「或許不錯。」西弗勒斯說了一個模稜兩可的回應,但依倚靠在他肩頭的腦袋,顯然他的男友對於這個答案感到很滿意。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西——弗——」

「我說過去看本書或電視,別來煩我。」

「你明明答應我要去野餐的。」

「如果你的視力依舊良好的話,你就會發現外面正·在·下·雨。」

「嗚~」西里斯變成一條大黑狗縮成一團生悶氣。

西弗勒斯嘆了口氣對著無精打采的毛球說:「又不是說我們不能在室內野餐。」然後地上的生物迅速變回人類興奮地大叫:「我去做三明治!」

西弗勒斯無奈地看著連髮絲都開心不已的男友:「算了,偶爾陪他鬧一回好了。」

25. 喝醉

「抱歉,斯內普教授還讓你特地跑一趟。」哈利努力支撐著滿臉通紅的西里斯。

魔藥教授冷笑一聲地接過傻笑的男人便離開了。

「西弗西弗西弗~」男人一路上不停地喊著他的名字,彷彿是最新的語言一樣。

「閉嘴蠢狗。」好不容易回到家裡的西弗勒斯直接一個魔咒扒光醉醺醺的男人然後把他扔進浴缸裡卻猝不及防被拉了進去。

「你個混蛋!」水讓衣服緊貼著精瘦的肉體,養眼的畫面讓西里斯不由自主地靠的更近。

「布萊克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平靜的語調下隱含快要爆發的怒氣,然而理智已經被酒精浸泡的男人沒有理會西弗勒斯的警告反而開始撕扯濕答答的衣物,被騷擾的人意外沒有發火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甩了一個昏擊咒讓男人失去意識。

「嘖,麻煩的傢伙。」雖然嘴上如此抱怨西弗勒斯還是幫男友洗好澡並移到床上去。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枕頭大戰,掐臉ETC)

哈利輕敲著教父們的門,卻被一陣巨響嚇到,趕緊一個阿拉霍洞開打開衝了進去,只見兩個男人瞪著對方手裡的魔杖也互指著。

「你們還好嗎?」

「很好,哈利/走開,波特。」兩人回答。

「呃...」

「你就不能對哈利好一點嗎?昏昏倒地!」

「下輩子再說吧,神鋒無影。」

「你個混蛋!」

「彼此彼此,白癡。」哈利默默看著五顏六色的魔咒,默默聽著兩人互相叫囂,默默離開屋子,大叔們的愛情我不懂,我還是去找德拉科好了。

27. 穿錯衣服

西里斯發現自家愛人焦躁不已而且一直不著痕跡地扭動身體:「西弗,你沒事吧?」

男人一聲不吭,只是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之後就不理他了。

「好啦!我知道你不喜歡這種場合,但是很快就結束了。」西里斯轉頭繼續看現任魔法部長口沫橫飛的演講。

回到家裡,西弗勒斯迅速走回房裡,而摸不著頭緒的西里斯也隨後跟了進去,只見魔藥教授一臉放鬆的樣子卻沒發現哪裡起了變化。

彷彿看出他的困惑,西弗勒斯開口:「不小心穿到你的內褲,太緊了。」

「真是對不起啊。」西里斯咬牙切齒地說,心想嫌我小,晚上你就知道了。

28. 一方受輕傷(扭傷,割手指ETC)

安靜,實在是太安靜了,西弗勒斯把坩堝的熄掉,平常熬製魔藥時自家愛人肯定會在一旁騷擾他,一下親吻他,一下亂扔藥材,直到他受不了把這隻煩人的大狗趕了出去,他皺眉走上去看看他的愛人又幹了什麼蠢事,果不其然一到客廳就看到烏雲罩頂的男人。

「你怎麼了?」西里斯可憐兮兮地湊過來,只見原本英俊的臉腫了一大半「你怎麼跑去招惹冥王蜂?這大概一個月才會好。」

「我想甕烘蜜揍蛋糕。」男人悶悶不樂地回答。

「下次燒菩提的葉子,它們討厭那種味道。」西弗勒斯召喚魔藥並溫柔塗抹在傷處上,西里斯哼唧著把腦袋埋進西弗勒斯的肚子。

29. 意外的求婚

西里斯站在空無一人的客廳,不理解為何西弗勒斯突然叫他回來,突然地板上出現螢綠色的箭頭,男人雖不解但還是跟了上去,走到了後院意外看到應該在學校上課的愛人,旁邊還漂浮著螢光,西弗勒斯還穿著墨藍色的袍子,還是他在情人節送給他的呢!

「西弗?」

「布萊克,我們認識有34年了,11歲那年剛見面你就給我取了難聽的綽號,上學之後還成天找我麻煩,15歲的時候你差點殺了我。」

「那個...」

「閉嘴,聽我說完,我非常討厭你或者說憎恨,絕對是發自內心的,上學期間的你簡直是我的噩夢,要不是因為阿不思我大概在戰爭期間就把你毒死或給你一個阿瓦達了。」西里斯覺得西弗勒斯說的每一句話都在他心口上插刀子。

西弗勒斯深深吸了一口氣:「沒錯,我至今為止都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跟你交往,或許是因為我瘋了,又或者是我想要展開新生活,隨便一個人都可以。」他頓了一下又說:「我從不否認我對莉莉有好感,但那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很清楚自己的野心,清楚自己喜歡黑魔法如果不是裏德爾殺了她我不會成為雙面間諜,為了贖罪我才保護哈利波特,布萊克,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這樣你還要繼續跟我交往嗎?」西里斯不清楚男人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是想要分手嗎?休想!

「斯內普。」他微微沙啞地開口,「我早就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的人,知道你是一個邪惡的雜種,是徹頭徹尾的斯萊特林,同時也是我最討厭最想擺脫的人,但是,我就是他媽的無可救藥地喜歡你,」他拽下西弗勒斯的領子「所以給我聽仔細了,你下半輩子想都別想擺脫我了。」

「正合我意。」男人輕輕地說,然後他拿出一枚銀白色的戒指「所以,西里斯布萊克,你願意和我結婚嗎?」這句話如同一顆炸彈般將西里斯的腦袋砸得轟轟作響。

「你..你說什麼?」喉嚨乾澀,眼睛也霧濛濛一片,西里斯抓緊西弗勒斯的袖口結巴地詢問。

「我說,你願意成為我的丈夫嗎?」西弗勒斯好脾氣的重複了一遍。

男人咧著嘴吐出回答:「願不願意?廢話,我是瘋了才會拒絕你。」說完便將戒指套入自己的手指。

西弗勒斯勾起嘴角拉過西里斯的手,兩只銀白的環在雙方的無名指上閃閃發亮,他拿出魔杖往兩人的手畫了一圈並呢喃一句咒語。

「你把那張照片傳給誰?」

「霍格華茲,上次和其他老師聊天,那群人一致認為你不會答應我的求婚,被一些小混蛋聽到了,結果他們開賭局賭你會在我求婚幾次後才會答應。」

「然後?」

「阿不思說如果成功的話就給我三個月的假期,鳳凰社的人也跟我賭了錢,所以你想去哪度蜜月?」魔藥教授愉悅地說。

「那就先從澳洲開始吧~」西里斯吻上未婚夫的唇,在陽光的照耀下形成一道最美麗的風景。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ㆁωㆁ*)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