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馴服01(D/s設定)

1.囚徒歸來 
 
今夜肯定是許多人的無眠之夜,12年前慘遭西里斯·布萊克殺害的小矮星彼得,只留下一根小指的英雄,竟然才是真正背叛波特夫婦的人,這些年來他一直以阿尼瑪格斯型態躲藏,預言家日報當然不會錯過如此之大的新聞,雖然時值凌晨但員工們都興奮的加班著,而魔法部也是同樣的熱鬧,不過這群官員則是為了冤獄的錯誤而焦頭爛額。 
 
西里斯疲憊地坐在校長室的椅子上,有些失神地想著上一次來到這邊還是因為17年前他差點殺了.....。 
 
「西里斯?我的孩子你還好嗎?」鄧不利多的詢問將他的神識拉了回來。 
 
「我很好,只是...有點累了。」來到校長室之前,西里斯已經大致將自己打理好,原本糾結成一團的頭髮勉強梳直,因為逃亡而髒亂不堪的身體也清理乾淨,但是在阿茲卡班生活的痕跡依然清晰可見,憔悴,瘋狂,削瘦的臉頰殘留著曾經青春年少。 
 
「校長,讓西里斯休息一下吧,明天在問也行。」哈利,他的教子,睜著一雙綠眼睛擔心地看著他,男巫回了他一個笑容,卻還是沒有消除少年的擔憂。 
 
「哦,我親愛的孩子,我現在就是要談這個,西里斯的身體狀況很差,雖然可以去聖戈芒醫院,但是他們並沒有很完善的治療,而且隱私也不足,所以西里斯你願意到另一個地方修養嗎?」年老的巫師和藹地詢問。 
 
「當然,阿不思。」 
 
「那麼未來幾個月就麻煩你了,西弗勒斯。」話一落下,一大一小的巫師不可置信地大叫。 
 
「什麼?!!!」 
 
「斯內普會殺了我/他的!!!」西里斯滿臉驚愕地看著依舊笑瞇瞇的鄧不利多,而哈利則是扭過頭去看從一開始就站在門邊一言不發的男人,力道之大讓西里斯都擔心自己小教子的脖子要傷到了。 
 
「是斯內普教授,哈利,還有西弗勒斯是唯一一個能熬製出西里斯所需魔藥的人,這份藥劑是他發明的配方。」 
 
「但是...」 
 
鄧不利多舉起手阻止哈利的發言,「你說呢?西里斯?」 
 
「...我知道了。」西里斯說,他當然知道斯內普的能耐「但我不能保證不跟他打起來。」 
 
鄧不利多望向沉默的魔藥教授:「西弗勒斯?」 
 
被點名的男人冷淡地點了點頭:「等那群小鬼離開學校就可以了。」說完他就轉身離開,黑色的斗篷在男巫身後甩出滾滾波浪。 
 
「剛才在尖叫棚屋斯內普教授都想殺了西里斯。」哈利小小聲嘀咕。 
 
「放心,西弗勒斯不會的。」鄧不利多微笑地說,但是他面前的兩人完全不相信他的說辭。 
———————————————————————— 
早晨,貓頭鷹成群結隊降落,給學生帶來信件或包裹。 
 
「哈利,你看又是西里斯!」赫敏手上的預言家日報的頭版是冤獄審判結果。 
 
「所以最後是?」 
 
「我看看,為了彌補布萊克先生的損失裁定魔法部需賠償120萬金加隆。」 
 
「搞都錢!」羅恩口齒不清的驚嘆。 
 
「羅納德,把你口中的食物吞下去!還有上面說小矮星彼得將於一個星期後舉行攝魂怪之吻。」 
 
哈利放下手裡的叉子:「赫敏借我一下,我去告訴西里斯這個消息。」說完就急匆匆的離席。 
 
亂髮少年跑到醫療翼差點和從裡面走出來的龐弗雷夫人撞上。 
 
「請小心一點,波特先生。」 
 
「抱歉,夫人,有些急事。」哈利向她道歉但步伐沒有停止地往最裡面的病床前進。 
 
「西里斯你還好嗎?」他詢問氣色已經比幾天前好多了的男人。 
 
「馬馬虎虎,發生什麼事啦?」哈利遞給西里斯今天的報紙,男人隨意看了幾眼說:「他罪有應得。」 
 
「魔法部要補償你很多金加隆呢!」 
 
西里斯聳肩:「我自己的金庫就有不少錢了。」然後他滿臉嚴肅的開口:「哈利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是你的教父,雖然這麼多年我都沒有盡到責任,但是你願意之後跟我一起住嗎?」 
 
哈利呆愣好一會兒,興奮地抓住西里斯的手:「當然!」 
 
正當兩教父子開心地談話,一道聲音冷不防地插進來:「布萊克你覺得你那殘破不堪的身體可以把波特照顧好嗎?」嚇得兩人差點咬到舌頭。 
 
「你是幽靈嗎?」西里斯朝著男人大吼。 
 
西弗勒斯不理會他的怒吼對哈利說:「你早上沒課了?」 
 
哈利才慌慌張張向西里斯道別:「我下課後再來看你。」 
 
魔藥教授冷哼一聲把手裡的魔藥塞給西里斯:「喝掉,布萊克,你再把它倒掉試試看。」 
 
「你把它做的好喝一點我就不會這麼幹了。」 
 
西弗勒斯瞇起眼睛:「你知道魔藥也可以從肛門攝入嗎?」 
 
西里斯緊張地吞了吞口水:「你不是認真的吧?」 
 
男人扭出一抹微笑:「我沒跟你開玩笑,要麼喝掉,要麼我灌進去。」 
 
面對男人赤裸裸的威脅西里斯從來沒怕過的,但是沒有魔杖在手,雖然身為一名格萊芬多,他還是挺識時務的,西里斯用一種壯士斷腕的決絕將碧綠色的魔藥一口飲盡,而扭曲的表情說明這瓶液體真的味道令人無法接受。 
 
「三天後下午來我的辦公室,我們飛路離開。」留個西里斯一個黑色的背影,而西里斯不爽地對他扮了一個鬼臉,然後在他之後一個袍子滿是補丁的人走進來。 
 
「嗨,大腳板。」萊姆斯.盧平一臉溫和地向西里斯打招呼。 
 
「聽說你下學期不做教授了。」 
 
「你知道狼人的身份還是麻煩的,而且一直麻煩西弗勒斯讓我很過意不去。」 
 
「哼,別再提到他了。」 
 
「你也是時候放下以前的恩怨,西里斯,你可是成年人了而且他還幫你熬魔藥呢。」 
 
西里斯對萊姆斯的提議齜牙咧嘴:「這肯定都是阿不思的陰謀,我才不相信只有他才能做出來。」 
 
「你未來幾個月還要跟他住在一起,態度稍微好一點吧。」 
 
「絕不!!!」 
 
萊姆斯一臉無奈地看著只要碰上斯內普智商就會降低的友人。 
—————————————————————————— 
三天後,黑髮男子靠在牆上等待,過了許久門才被打開,西里斯的臉上掛滿了不情願,絲毫沒有遲到的愧疚,魔藥教授冷冷地瞥一眼遲到的男巫抓了一把呼嚕粉「蜘蛛尾巷。」然後就把西里斯踢進火爐裡。 
 
「斯內普,你個....」話還沒說完,綠色的火焰就已經吞沒了他。 
 
「哼,蠢貨。」低沉嗓音也隨之消失在燃燒的爐子裡。 
 
西里斯雙手抱胸惱怒地瞪著從壁爐裡出來的男人,可惜的是西弗勒斯沒有任何一點愧疚。 
 
「你的房間在右手邊第二間,沒事別來煩我,房子內的東西也別亂動。」 
 
西里斯不屑地說:「誰想要拿你的東西,說不定碰了還會搞得手黏答答的。」 
 
西弗勒斯的眼睛閃過一絲怒火,他上前抓住西里斯的臉,西里斯想要掙扎卻發現以前總是被他們欺負的少年已經成長成一個男人,力氣大的他無法逃脫,因為處理魔藥而微微發黃的手緊緊箝制住他的下巴:「布萊克,我只說一遍,我沒有責任和義務照顧你,所以給我記住了,如果你敢亂跑或隨意移動我的私人物品,我就把你鎖在床上,聽懂了嗎?」西里斯怔怔地看著對方隨後僵硬地點了點頭,魔藥教授這才松開手:「晚飯好了我再叫你。」說完便走進地下室,留下滿臉複雜的西里斯。 
 
TBC
 
又開新坑啦,請各位多多指教ʕ•ٹ•ʔ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