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步步為營(三)

第三章:波特家,遊樂園,目標

西弗勒斯敲響了門。

一個紅色頭髮的女人打開了門,她滿臉驚訝地看著西弗勒斯:「西弗!真高興見到你!」她開心地擁抱男人。

「莉莉,還有我!/好久不見,波特夫人。」兩個孩子各自向莉莉打招呼。

莉莉蹲下也擁抱了娜吉尼和德拉科,柔聲說道:「哈利就在樓上,去找他吧。」說完,兩人就迫不及待地往樓上跑去「哈利我們來找你了~/娜娜妳過去一點!」

「進來吧,西弗。」莉莉伸手把一直悶不吭聲的男人拉進屋內。

「所以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啦?」莉莉將茶杯遞給西弗勒斯。

「那兩個小鬼吵著來找哈利。」

「拜託,我們認識16年了,西弗,你騙不了我的。」莉莉不相信的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莉莉嘆了一口氣:「你知道你又露出西里斯臉了嗎?」

西弗勒斯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一旁的好友:「什麼臉?」

「只要牽扯到西里斯你就會變成這副德性。」

西弗勒斯沉默地組織一下語言才開口:「我夢到7年前的事了。」

「然後?」

男人猶豫了一下:「他...還好嗎?」

「你問這個幹嘛?」

「只是好奇。」

「不聞不問了那麼久你都沒想說句對不起?你覺得你可以毫無愧疚地生活下去嗎?」莉莉毫不留情的話讓西弗勒斯的臉慘白一片。

「我..沒有...」他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的話,西弗勒斯手指緊捏而泛白「我只是想要....」想要什麼?他也不知道。

莉莉走向失魂落魄的好友,輕輕捧起他的臉,碧綠與墨黑相映,她可以清楚看到對方的無措,與七年前如出一轍的神情,她了解好友的恐懼但她也知道西弗勒斯一直逃避著,真是便宜西里斯了呢,她心想。

「西弗,你還想再傷害他一次嗎?」

西弗勒斯與莉莉對視許久「不,我從來沒有這個意思。」

「但你已經造成了,西弗,去找他吧,不要再讓自己後悔。」迷茫的神色盡褪,彷彿剛才那個脆弱的男人不是他一樣。

「好。」他輕聲回應,但兩人皆知道這個字是多麼的沉重「等這次任務結束。」

莉莉微笑:「帶孩子們出去玩吧!散散心也好。」

她目送他們離去,一顆亂糟糟的腦袋從一旁的房間探出來。

「那傢伙完全被妳耍的團團轉誒。」

莉莉翻了翻白眼然後給詹姆斯的腹部一拳「你以為我願意啊?要不是西里斯對西弗勒斯不錯,我才不會幫他呢!」說完無視抱著肚子呻吟的丈夫走進了廚房準備今天的晚餐。

另一邊,四個人已經抵達了市裡的兒童樂園,西弗勒斯有些不自在地站在隊伍內,平時就討厭與人接觸,而現在與一大群家長和孩子擠在一起排隊更是讓他神色不佳,但是三個小孩開心地嘰嘰喳喳的畫面勉強讓西弗勒斯可以暫時忍耐,漫長的等待讓他回想以前,那個他們還在一起的遙遠,也是這樣。
—————————————————————————
「西弗,你不開心?」西里斯小心翼翼地問。

「為什麼這麼說?」

「唔,大概是因為你已經嚇哭第三個小孩了?」

「人太多了。」

「就快輪到我們了,忍一下。」說完少年對他眨了眨眼。

西弗勒斯扭頭沒理他,沒有想要告訴他其他來遊樂園玩的女孩子一直將視線黏在他身上的打算,反正在霍格華茲也是這樣,西里斯布萊克總是吸引著人們的目光,不管男女皆為之瘋狂。

摩天輪緩緩上升,他們倆一起望著窗外的風景,夕陽餘暉,將視野染上淺淡朱紅。

「西弗。」

「嗯?」

「我們來接吻吧~」

「走開。」

「書上說摩天輪到最高點的時候接吻就會永遠在一起,來嘛!」嘟起的嘴唇向西弗勒斯靠近,少年臉頰泛起紅暈,糾結了一下還是親上了對方,西里斯開心地撬開西弗勒斯的嘴,舌頭舔舐牙齒再捲起裡面的軟肉,手指插入對方的頭髮。

甜,很甜,每次與西里斯接吻的時候皆是這樣的感覺,而這一次是帶著淋上焦糖的爆米花,可樂糖水與冰淇淋香甜滋味,膩人的滋味讓他更加深入,還想要更多,更多,西弗勒斯的眼底閃過一絲黯淡,就算現在如此美好,終究還是有破碎的一天,他從來留不住他在意的人事物,黑髮少年在心中暗自嘲笑自己。

「西弗?」小小的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屬於友人的碧綠水汪汪地仰視。

「沒事,去玩吧。」哈利歪了歪頭凝視了他一會,才在德拉科的幫助下爬上了咖啡杯。

青年默默看著三張純真無邪的笑臉,也悄悄勾起唇角,落日漸漸隱沒,夜取代了天空的色彩。
——————————————————————————
當西弗勒斯抱著熟睡的娜吉尼回到裏德爾莊園時毫不意外地看到黑髮男人一臉不悅地坐在沙發上。

「Lord。」順便把懷裡的孩子遞給黑魔王。

男人惡狠狠瞪著西弗勒斯輕聲說:「目標資料還有委託內容有變。」塞了一份檔案然後就離開了客廳。

被凶惡對待的人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翻閱薄薄幾張紙。

「委託人Severius·Snack?真是詭異的名字。」修長的手指滑過一行行黑字,最後停在出入地點「酒吧是嗎?暗殺起來方便多了。」

祈禱,藏於倫敦暗巷中的酒吧,但是裡面的規模卻是比外觀看起來更為龐大,震耳欲聾的搖滾樂,人們耽溺於酒精的魅力。

包廂內,一個男人慵懶地靠在沙發上休憩,喀噠一聲,一名酒吧打扮的人走進。

「大人,全部都安排好了。」金髮男人恭敬地報告「需要屬下封鎖現場嗎?」

「不用,一個小家族的首領而已。」西弗勒斯回道:「你明天早上再來收尾,別讓任何人靠近包廂還有把我收藏的酒拿進來。」

「是,大人。」男人鞠躬退下。

殺手對著鏡子整理儀容,靜靜等待目標的到來,如同蟄伏暗處的蛇一般,守候獵物露出破綻的瞬間。

TBC
過度章,兩人準備見面啦\(^o^)/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