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無差]深淵


西里斯單尖頭,be

期末有些暴躁(

「我想我大概是喜歡上你了。」布萊克在一群因為伏地魔死掉而過分悠閒的巫師的慫恿下向他告白。

西弗勒斯在想如果是以前的他會有什麼想法,是詛咒他還是諷刺他一頓?

「斯內普?」聽聽他謹慎又無助的語氣,還有門後嘰嘰喳喳的八卦聲,西弗勒斯用魔杖抵著腦袋取出銀色的液體放入冥思盆中。

「這是我的回答。」布萊克困惑地將腦袋埋了進去,西弗勒斯輕敲著桌面,並往外說了一句「都給我安靜。」噪音像是被下了靜音咒一般寂靜無聲。

然後門開了「所以西弗勒斯你答應了嗎?」月牙鏡片後的藍眼睛慈祥地看著他,而身後的男巫女巫則是一臉期待。

他沒回答,只是看向盆內。

過了幾分鐘,布萊克出來了,他的教子抓住他的袖子說:「嘿,斯內普答應了沒?」是斯內普教授!格蘭傑和阿不思一同提醒,然後布萊克突然打落波特的手,震驚了所有人。

西弗勒斯挑了挑眉,倒有些驚訝「布萊克?」

男人抬起頭,一字一句的說「我不會再來打擾你了。」說完也不管其他人的反應便大步離去。

那群閒得無聊的人七嘴八舌的討論,波特愣愣地待在原地,阿不思開口:「你給西里斯看了什麼?」一雙雙眼睛都看向了他。

「要看嗎?」他側身,然後人們一個個進去。

西弗勒斯看向窗外,一條條魚游著,在求學期間,那是他最喜歡的風景,時至今日他依舊凝視著牠們,看著牠們滑過清澈的水。

當人們回到他的辦公室時,西弗勒斯才將視線轉移,那群人的臉上有著震驚,有著愧疚,有著憐憫。

「西....」盧平才剛開口就被他舉手打斷。

「那已經都過去了,你什麼都沒辦法改變。」西弗勒斯從蛇口下存活那天開始就放下了,或許他活了,但他更像是死了,他不再憤怒,不再憎恨,不再......在意,他什麼都不在乎了,彷彿前半輩子投注過多情感,那個擁有喜怒哀樂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只剩下一具會呼吸的軀殼,彷彿催狂魔吻了他一樣。

「打擾了。」眾人漸漸離去,只剩下霍格沃茨的校長佇足。

「我...」老人想要說些什麼,但一對上西弗勒斯的眼睛便將所有話吞了下去,不同於大腦封閉術的空洞,黑色的眼睛像是泥潭,吞沒所有,老校長只能走出門外。

西弗勒斯拿起家養小精靈送來的熱可可,享受著寧靜與窗外的水景。

END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