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酸甜苦辣(NC17)


酸:

「噗!」混合唾液的麵包噴的到處都是。

「梅林啊!」

「髒死了!」

「大腳板!」

周圍的人哀嚎,但西里斯沒理會旁人,他抓起一旁的南瓜汁猛灌幾口,結果....

『「西里斯布萊克!!!」』

被格萊芬多長桌嫌棄的少年才顧不上這些,被酸的牙疼的西里斯只想知道哪個混蛋在他的食物裡加了那麼多醋!

然後第二天則是異常的鹹,餓了一整天的少年艱難的吞下彷彿就是塊鹽巴的吐司。

「西里斯你沒事吧?」

「沒事。」他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到了第三天他半點味道都嘗不出來。

「至少可以填飽肚子。」他想,快要餓暈的少年狼吞虎嚥地掃下桌上大半食物。

為了找出兇手,西里斯縮在廚房角落緊盯著小精靈們的動作,終於,長針指到五的時候大門被拉開一條細縫,一個瘦弱的身影鑽了進來,少年禮貌地向其中一名家庭小精靈要了一杯咖啡,並悄悄往加了麵包塊和燉肉的玉米濃湯裡倒了點液體。

「我就知道是你!!!」西里斯直接撲倒斯內普,無視小精靈們的尖叫和灑了一地的濃湯。

「放開我!」斯內普在他的桎梏下掙扎著。

「你朝我的湯裡加了什麼!!!」西里斯捏緊身下人的手腕,彷彿一用力就可以擰斷。

「強化味覺的東西罷了。」說完他狠狠西里斯的小腿一踢,少年嗷了一聲放開他的手「這是上次的回禮。」

「哈?我做了啥?」

「我。的。房。間。」斯內普冷笑,西里斯這才想起詹姆斯把一整箱的糞蛋全丟進斯內普的房間。

「又不是我。」西里斯揉了揉小腿。

「是嗎?」斯內普怔愣,沉默片刻他往死對頭甩了一道咒語,西里斯趕緊躲過,卻見人已經跑了。

「該死,」他嘀咕「別讓我抓到你。」

苦:

西弗勒斯眨了眨眼睛,卻發現眼前還是一片黑暗,手腳軟綿無力,他感覺自己的襯衫大開,一絲微涼的空氣讓皮膚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醒了?」是布萊克!

「你要幹嘛?」他嘗試移動,卻只是徒勞無功。

「你說呢?」西弗勒斯的心沉到谷底。

「想要讓你那群朋友欣賞我的醜態?」他祈禱梅林,別讓莉莉看到這樣的自己。

「你說什麼?」布萊克的聲音微微飆高,彷彿不敢置信。

「裝什麼傻呢?」少年冷笑,然後覆住他眼睛的布被拿了下來,他眯眼看向站在床前的人,看起來很...無措?

「我沒想這麼幹,我可沒有這麼.....」惡毒,西里斯的喉嚨有些乾澀。

「是嗎?」西弗勒斯低頭,從一開始故意撞他,到現在三不五時的低劣惡作劇,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而已。

西里斯想反駁,但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操。」他抓了抓腦袋,輕揮魔杖,解開斯內普身上的咒語。

「我不會....我們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西弗勒斯訝異的抬起頭,布萊克怎麼可能會放棄捉弄他這個邪惡的黑巫師?

「你們?你可以讓波特滾遠一點?」

「他喜歡莉莉。」

西弗勒斯神色不愉「所以呢?我就應該離我的朋友遠一點?」

「我會跟他說的。」西弗勒斯打量著有些彆扭的布萊克,暗自不屑。

「記住你說過的話。」他走出儲藏室,把布萊克和他的承諾拋在腦後。

但布萊克顯然做到了,這幾個禮拜內,沒有亂七八糟的惡作劇產品,他和莉莉相處時也沒有被打擾。

這是入學以來他第一次這麼放鬆。

雪落在兩人身上。

「你真應該去霍德莫德看看的,昨天我跟詹姆斯去的時候......」西弗勒斯有些鼻酸的聽著,那是他視若珍寶的女孩。

「下次一起去吧,西弗。」

「好。」他說,壓下所有負面情緒。

與莉莉分別後,西弗勒斯有些艱難的踩在被白雪覆蓋的地板。

「斯內普。」他轉頭,是布萊克。

「有事?」他握住袖中的魔杖,不太確定布萊克是否又燃起對他的興趣。

「聖誕快樂。」少年塞給他一個墨綠色的盒子。

「你.....」他還沒說完,布萊克就跑得遠遠的。

少年捏著盒子,用上所有他所知道的檢查咒語後才小心翼翼地拆開。

是一條圍巾。

白色的,柔軟細緻,角落還繡有一只小小的蝙蝠。

他抿了抿唇,繼續往溫室走去。

點我上車

END

也想要惡作劇的教授不小心也把自己搭進去的故事2333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