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惡作劇與玩笑的節日

*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

「等等,雷爾。」西里斯布萊克叫住剛從溫室裡面出來的少年「幫我一個小忙好嗎?」他露出一個微笑,但是雷古勒斯早就已經對自家哥哥風靡全校的臉有了免疫力。

「你想要做什麼?」他警惕地問,想當年西里斯也常常用這樣的表情讓他背下不少黑鍋。

「你們的通關密語。」

「西里斯....」

「拜託~」雙手合十,灰色眼睛無辜地眨了眨。

雷古勒斯嘆了一口氣但還是妥協了:「榮耀,不要讓任何人發現好嗎?」

「知道啦!幫了一個大忙!」說完他就跑得不見蹤影,留下一臉糾結的弟弟「希望他不要做的太過火。」

週日下午學生們都懶洋洋地享受上課前最後的悠閒時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例外,西里斯小心翼翼地躲過經過的斯萊特林往地窖前進,然後套上向詹姆斯借來的隱形衣迅速對石門說出口令便一個閃身進入,這一連串行雲流水的動作完全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少年躡手躡腳地在宿舍裡面穿梭終於在角落找到寫著S.Snape字樣的房間,他拿著魔杖碎念了好些咒語才讓上面的保護咒消失,西里斯不禁嘀咕:「這傢伙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他往門縫內一看,果然半個人都沒有,露出一抹笑的西里斯偷偷摸摸地向衣櫃走去。

至於為什麼西里斯會在這裡?當然是因為今天是愚人節,平常就總是對西弗勒斯惡作劇的他怎麼會錯過這樣的好時機呢?更何況上一次斯內普才讓他出了一個大醜,被迫穿著一個禮拜的斯萊特林制服而且腦袋上還用恆黏咒貼了一張寫著蠢貨的羊皮紙,氣得他牙癢癢,在詹姆斯和萊姆斯好說歹說之下他才心不甘親不願地割掉施咒的頭髮,該死的,害他被斯萊特林的人嘲笑了,好一陣子連其他學院的人見到他也忍不住偷笑,西里斯面目猙獰地打算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正準備唸咒時一聲喀噠阻斷了他的動作,西里斯僵硬地轉向門,一個黑髮少年走了進來。

闖進房間的西里斯屏住呼吸深怕對方察覺到自己的存在,而西弗勒斯似乎沒注意到入侵者的存在逕自脫掉學校制服,西里斯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死對頭,終年把自己裹在寬大袍子的少年正將一層又一層衣服褪下露出蒼白削瘦的身體,西里斯這時候應該趕快挪開視線但他卻像著了魔般地死死盯著赤裸的肉體,斯內普很瘦,彷彿皮膚就黏在骨頭上,但絲毫沒有給人虛弱的感覺而是充滿力量,如果你經常與斯內普打架就會明白,偷窺的少年覺得有些口乾舌燥,從突出的鎖骨、紅色的凸起隱隱有些線條的腹部,西里斯的目光不自覺落在臍下三寸的位置,灰色的眼睛映出不容小覷的物體,他迅速的無視掉,梅林啊!吃什麼才能變得那麼龐大...,西弗勒斯轉身進入浴室,西里斯的思緒也被一個渾圓飽滿的東西打亂,他不受控制地跟了上去,他完全不知道這隻光溜溜的小蝙蝠是怎麼令他如此不可自拔的,無法制止自己的西里斯繼續看著西弗勒斯沐浴,白色的泡沫彷彿溶化了少年平時的刻薄與尖銳,隱藏在隱形斗篷的人顫抖地將手伸進撫慰抬頭的海綿體,沉浸於快感中的西里斯忘卻了他身在何處,清爽的薄荷味充斥鼻腔,原來這個味道是從小蝙蝠身上傳來的,西里斯模模糊糊地想著,突然一道咒語精準擊中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西里斯,他驚恐地發覺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定在原地,之後不著一縷的少年向他走來並扯掉覆蓋他的斗篷。

「看來你玩得很開心呢,布萊克。」玩味的笑容讓西里斯頭皮發麻。

「你早就發現了?」他艱難地問。

「算是吧!」

「你想...嗚。」總是將魔藥藥材處理得當的手指滑入了褲頭打斷他的話,西弗勒斯佔據了另一隻手掌的位置,有著薄繭的指腹摩挲濕潤的頂端,突如其來的刺激讓西里斯頓時腦袋一片空白。

「你的那些崇拜者知道她們的偶像喜歡偷窺嗎?」斯內普的話如同一條鞭子般狠狠地抽打他一下。

「彼此彼此,暴露狂。」就算處於劣勢西里斯也不會任由死對頭侮辱他。

「死鴨子嘴硬。」另一隻手往襯衫內移動,西里斯闔上眼努力對抗身上傳來的愉悅,但是手經過的每一寸皮膚彷彿點了火一般讓他更加興致盎然,詛咒斯內普的指甲,他竟然還戳刮挺立的紅櫻,麻癢的感覺讓原本就不怎麼可靠的意志力更加搖搖欲墜,底下的小天狼星也被妥善照顧著,隨著快感增生西里斯的理智也慢慢消退,最原始的感覺使他精神越來越恍惚,然後冰冷的水就澆熄了一切。

西里斯身上束縛的力量已經解開,他渾身濕淋淋如落水狗一樣狼狽,低溫的液體阻止了即將到來的噴發,他錯愕地望向罪魁禍首,西弗勒斯勾起唇角,不同於以往的假笑或諷刺,他靠近呆愣的少年並輕輕耳語:「愚人節快樂,布萊克。」

END

祝各位愚人節快樂(ノ´∀`*),祝雙子生日快樂🎂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