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馴服(三)

03.調教開始

「真正的叛徒」「已執行攝魂怪之吻」「魔法部長失職」西里斯死死瞪著報紙上的文字,雙手無法克制的顫抖,他咬住下唇,蟲尾巴變成行屍走肉又如何,他犯下的罪孽,詹姆和莉莉也不會回來了,突然,一隻手抽走已經皺巴巴的報紙。

「我說過吧,控制你的情緒。」西弗勒斯冷冰冰地開口。

西里斯深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你怎麼上來了?」

「快要開學了,我要先去學校做準備。」

西里斯愣了一下「那我呢?」

西弗勒斯把報紙翻到下一頁,一個斗大的標題讓西里斯睜大了眼「黑魔標記再現」,他奪下報紙,仔細看著內文。

「哈利,哈利他沒事吧?!」

「波特的命大著呢。」西弗勒斯輕哼「這幾天你去韋斯萊家住吧。」

「為什麼?」

「因為你需要別人盯著。」

「嘿!我才沒有...」

「布萊克」西弗勒斯打斷對方的辯駁「一個星期後來我房裡。」

西里斯看進男人眼裡,空洞,冷漠「要開始了嗎?」

「你不可能依賴魔藥一輩子。」

「喔。」然後西里斯看著對方的袍角消失在翠綠火焰中,他回到房間內,歪著頭看向鏡中的自己,比起之前,頭髮柔順,也不再骨瘦如柴,兩個月的吃完睡睡完吃的生活著實讓他胖了不少,讓西里斯懷疑斯內普是要把他養肥再宰來吃,他倒在床上,摀住眼睛,終於要開始了,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滿室寂靜。
——————————————————————————————
「碰!」西里斯一出壁爐,一大堆彩帶和碎紙幾乎把他埋沒。

「弗雷!你在做什麼?!」

「是歡迎儀式,媽媽,還有我是喬治。」

「嗨,西里斯。」西里斯剝掉身上的紙屑,看著滿屋的紅髮不自覺露出笑容。

「打擾了,茉莉。」

「哦,別這麼說,親愛的。」

「西里斯,斯內普沒有對你下藥吧!」

「羅恩,是斯內普教授。」韋斯萊太太敲了一下他的腦袋。

「你真的沒事嗎?」哈利擔憂的說。

「我還變胖了呢~」西里斯對他眨了眨眼睛,哈利打量他一下才鬆了一口氣「我很怕斯內普..教授把你做成魔藥了。」

「別擔心啦!」他伸手將原本已經凌亂不堪的頭髮揉的更加亂七八糟。

「去吃飯吧!」

「好。」

用餐過後眾人各自回房,西里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剛才在餐桌上美好讓他眼睛微酸,多久沒有跟其他人一起吃飯了呢?弗雷和喬治偶爾的惡作劇,美味的食物,歡笑聲不斷,好像回到了當年在葛來分多餐桌上一樣,啃著雞腿喝著南瓜汁,過往的回憶讓西里斯幾乎窒息,他痛苦地捲曲身子,壓抑著喉中的呻吟,腦海中一道冰冷的聲音讓他強制控制宣洩的情緒,從阿茲卡班出來的男人縮成一團。

暑假邁入尾聲,新學期即將開始,而距離伏地魔復活還有十個月。
————————————————————————————————
西里斯走到房間門口,他有些煩躁的來回踱步,雖然當初是他自己同意的,但是他讀了一些這方面的書之後又有些猶豫,畢竟他和斯內普交惡那麼久,雖然鄧不利多信任他但是......在西里斯天人交戰時,一個低沉的嗓音從門後傳來:「給我進來,布萊克,你在磨磨蹭蹭什麼。」男人鼓起勇氣推開門,卻發現沒有預想中的陰森恐怖,他還以為斯內普會把佈置成鬼屋呢。

「你參觀夠了嗎?」西里斯尷尬地收回視線,看向坐在書桌後面的人。

「那麼,你看完我給你的書了,有什麼問題嗎?」

「呃.應該沒有..」他乾笑幾聲。

西弗勒斯將手疊成塔狀「信任在D/s裡面是相當重要的,而這正是我們缺乏的要素。」西里斯直直望進對方的眼睛,這次男人沒有刻意掩飾自己,西里斯意外地在裡面看到了疲憊還有一些他讀不懂的情緒「所以我們該怎麼辦?」

「你要放下所有的防備和自尊,還要學會服從我的命令。」

「那我要怎麼確定你不會傷害我?」

斯內普挑起眉毛「我還是有職業道德的,但療程結束後就不一定了。」

「你一定要這麼誠實嗎?」西里斯嘀咕著「所以我要怎麼做?」

「先想一個安全詞。」

西里斯咬了咬嘴唇「......Black。」

「我知道了」西弗勒斯對有些緊張的男人招手「現在過來,跪下。」

「呃?」

「快點,別浪費我的時間。」

西里斯扭捏地走到書桌旁「然後?」

「腰挺起來,雙腿併直,維持這個姿勢。」說完西弗勒斯便把注意力移往手上的書,西里斯撇唇無聊地盯著地毯的圖案,幾秒鐘後,灰色眼睛不自覺移向正在閱讀的斯內普,時值夏季,悶熱的空氣炙烤著一切人事物,但西弗勒斯依舊一身黑袍,腦袋以下的皮膚皆隱沒在布料裡,他突然有種想扯開男人衣服的衝動,如同少年時的綺夢,醒來時的羞愧矯揉興奮,罪惡的潮濕困擾著年僅十五的格萊芬多,潮水般的過往使他的身體起了不合時宜的反應,西里斯咬住下唇努力趕走腦內骯髒念頭,此時支撐全身重量的膝蓋開始微微顫抖,刺痛感成功讓他暫時忘掉四肢糾纏的幻想。

隨著時間的移動,男人原本以為輕鬆簡單的動作讓他痛苦不堪,膝蓋疼痛,大腿和臀部的肌肉緊繃,他默默數著自己的心跳,在單字快要從唇邊滑出時,坐在椅子上的西弗勒斯開口叫停。

西里斯解脫地吐了一口氣站了起來,但酸麻的膝蓋讓他差點跪了下去,幸好一雙手撐著他不穩的身子,然後手的主人就把他抱了起來。

「你在幹嘛?!!」騰空的感覺嚇得西里斯尖叫出聲。

「你可以自己站起來嗎?」男人不屑地噴了鼻息。

「你也不需要....」用公主抱啊啊啊啊啊!!!西里斯彆扭地蠕動身軀,西弗勒斯則是毫不在意地把對方放回床上並從袖口拿出一個綠色小瓶。

「那是什麼?」西里斯滿臉警惕的看著斯內普。

「外服藥。」西弗勒斯坐在床沿開始幫對方的膝蓋上藥,微涼的藥膏和適度的按摩讓西里斯眯起了眼睛。

「你覺得今天怎麼樣?」

「到後面就有點不舒服了。」西里斯有些著迷地看著眼前專心幫他擦藥的男人,手指在皮膚遊走的感覺讓他褲子緊了幾分。

「嘗試把控制權交給我。」西弗勒斯直視西里斯「去試試看。」

「如果我錯了呢?」

「不會再有屍體了。」

「是嗎?」西弗勒斯伸手撫過傷痕累累的嘴唇「別咬了,這不是什麼好習慣。」
———————————————————————————————
西里斯沉默地凝視天花板,過了一會兒,他闔上眼「騙子,油膩膩的混蛋。」

TBC

時隔已久的更新m(__)m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