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SSSB]Pet


「我錯了!」兩個少年一臉誠懇地看著躺在床上閱讀的萊姆斯。

「錯在哪裡呢?」萊姆斯微笑,但所有格蘭芬多的學生都知道他們的級長大人如果笑得越溫柔代表你的下場越慘,詹姆打了一個寒顫,扔給西里斯一個眼神,兩人決定直接把萊姆斯撲倒。

「月亮臉原諒我吧!/萊米你最好了!」一左一右的鬼哭狼嚎讓被夾在中間的人無奈地說:「好了。」

「所以可以.......」

「想都別想。」

「欸欸欸欸欸欸?!!!」

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萊克這一對異姓雙胞胎是出了名的喜歡惡作劇,霍格華茲上至教授下至學生都曾慘遭毒手,禁閉扣分簡直是家常便飯,最後找不到人捉弄的兩人把主意打到萊姆斯身上,所謂不做死就不會死,被兩人煩了一個禮拜的萊姆斯終於爆發,一道咒語讓兩人成了半阿尼馬格斯的狀態。

看著兩張震驚的臉,萊姆斯愉悅地說:「放心,一個星期後就解除了。」然後就哼著小調離開房間。

「一個星期啊......」西里斯英俊的臉皺成一團,他看著自己身後的狗尾巴「嘖,這樣所有褲子都要剪一個洞了。」

站在鏡子前面的詹姆嚴肅的開口「我說大腳板啊,你覺得我這樣可愛嗎?」

西里斯惡寒地搓了搓冒出的雞皮疙瘩「你幹嘛?」

「女孩子不是都喜歡小動物嗎?莉莉會喜歡我,對吧?」詹姆滿臉得意。

「大概吧。」

「那我現在去找莉莉啦!」留下試圖把尾巴藏起來的少年一人。
—————————————————————————————
好奇的學生們都想摸一摸詹姆和西里斯身上多出來的物件,而總是躲避詹姆的小女巫竟然把所有試圖接近半鹿少年的人趕走,讓詹姆一直幸福地掛著噁心的微笑,偶爾莉莉拍拍他的腦袋都可以讓詹姆瘋狂地搖著尾巴。

到底誰才是狗呀?但西里斯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原本就追著他跑的姑娘們因為他長出狗耳朵和尾巴而變得更加瘋狂。

女孩子們真是一群可怕的生物,他藏身暗處感嘆著,不只這樣還有一些混蛋粗魯地扯掉他的毛髮,西里斯心有餘悸地擼了一把還隱隱作疼的尾巴。

「午安,哥哥。」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西里斯轉過身滿臉警惕地摀住自己耳朵。

「離我遠一點。」少年身後的尾巴高高豎了起來,西里斯呲牙咧嘴地威嚇走近的人,他的弟弟從小就喜歡毛絨絨的生物,而且他還喜歡揉捏克利切的耳朵。

「拜託?」西里斯咬牙但還是彎下腰讓雷古勒斯輕輕撫摸一對顫抖的尖三角。

「看來告訴盧平學長這個咒語是正確的呢~」

「你說什麼?!」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家弟弟。

「在家裡的書上看到的。」

「你幹嘛這麼做啊?」

「誰叫你們欺負學長。」雷古勒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西里斯頓時心中一萬匹人馬跑過。

梅林的四角褲!

他的小弟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有了喜歡的人!

布萊克家的長子在掐死好友和擔心好友的貞操間搖擺不定。

「我....我先走了。」腦中一片混亂的西里斯踉蹌地離開。

梅林的鬍子啊!當年那個拽著自己袖子哭得唏哩嘩啦的小不點也開始談戀愛了,躺在樹上的西里斯惆悵地想著,突然一聲低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絕對不可能!!!」撥開樹葉一看,是那個討厭的斯內普和莉莉。

「願賭服輸。」莉莉笑得格外燦爛。

「你!」斯內普有些暴躁地來回踱步。

「上次你還不是讓我約詹姆去霍格默德!」原來上次莉莉的主動是因為打賭,梅林保佑尖頭叉子不要知道真相。

「得了吧!」斯內普翻了一個白眼「說得你好像不願意一樣。」

莉莉惱怒地看著他「你還不是一樣,趕快去履行賭約啊!」

斯內普緊緊抿著唇,過了一會兒少年冷冷地說「我有沒有說過我討厭妳,莉莉?」

「我也愛你,西弗。」紅髮少女甜甜地回答。

等到兩人離開西里斯才從樹上跳下來,他困惑地想,所以斯內普到底要做什麼啊?

——————————————————————————————

陽光照耀著霍格華茲,學生們三三兩兩的享受著課餘時間,西里斯慵懶地靠著樹幹,再過幾個小時咒語就解除了,終於不用跟其他人捉迷藏了,正當他要進入睡眠時,一個人接近了他。

「斯內普?」他看著站在眼前的少年悄悄握緊了袖口的魔杖,但一直與他們水火不容的斯內普難得沒有半點敵意,在西里斯的注視下他蹲了下來並伸出右手。

「你要幹嘛?」

「我是被逼的。」西弗勒斯嘀咕然後就把手往西里斯的脖子摸去。

「!!!」灰色的眸子瞬間瞪大,溫熱的掌心輕輕地撫摸頸部讓原本打算推開斯內普的人放鬆下來,犬類的本能戰勝了內心的衝擊,西里斯喉頭發出了舒服的咕嚕聲,兩個總是打得不可開交的巫師在此時皆沉靜下來。

幾分鐘後,西弗勒斯的右手滑向背部,不輕不重的力道讓西里斯搖起了尾巴,然後如此美好的景象在一聲喀喳終止了。

西里斯和西弗勒斯一起回頭看著按下快門的人,只見莉莉拿著相機記錄下這難得的和平。

西弗勒斯捏了捏眉心「不准給任何人看。」

「放心。」莉莉對好友眨眨眼「繼續吧~」說完就留給兩人一個背影,一陣尷尬瀰漫在兩人之間。

「咳..前天我聽到你和莉莉的對話。」西里斯打破沉默。

「你偷聽?」

對上斯內普懷疑的眼神西里斯趕緊反駁「沒有,只是意外而已,我的重點是為什麼莉莉說你願意?」

「我挺喜歡狗的。」西里斯看到對方隱藏在黑髮下的耳朵悄悄地紅了,這傢伙還蠻可愛的嘛,他想了想突然倒在西弗勒斯的腿上。

「你!你在幹嘛?!」西弗勒斯有些緊張地四處張望,擔心其他人會看見他們這一對不尋常的組合。

「你打擾到我睡午覺了。」

「所以?」

「所以你要負責。」西弗勒斯不敢相信世界上會有這麼無恥的人,他想像以前一樣吐出惡毒的詛咒但他還是在布萊克眼神注視下摸了摸他的腦袋,他有些無奈地撫摸少年尖耳朵後的地方,而西里斯在輕柔的手法下很快就進入了睡眠。

西弗勒斯十分糾結,明明他們交惡了那麼久,可是西里斯頭上的三角耳和毛絨絨的尾巴讓他心軟了大半。

手中柔軟的觸感讓西弗勒斯的眼皮搖搖欲墜,微風徐徐吹拂,誰也沒注意到兩名熟睡的少年,除了偷偷跑回來的莉莉,紅髮少女微笑地將這個畫面永遠保存。

END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