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SSSB]Bond

上篇

魁地奇球場上,格萊芬多的球員們正為了明天的比賽進行練習。

「你再說一次那叫什麼?」右邊的人問道。

「隆斯基詐騙法。」左邊的人回答。

「他真的不會摔斷脖子嗎?」

「我怎麼知道。」兩人默默地看著天空中飛行的巫師們,突然右邊的人冒出一句「你為什麼不去跟西里斯告白?」

左邊的人像被踩到尾巴全身毛都炸開來的貓「白癡才會喜歡那個幼稚無腦的蠢貨!那你為什麼不做波特的女朋友?」

「誰會答應那個自大狂妄的笨蛋!」

兩人互相瞪了好久,莉莉嘀咕:「詹姆只是想要跟我分享,才不是喜歡炫耀。」

西弗勒斯彆扭地說:「我又沒有說我討厭幼稚的人,他只是笨一點而已。」上一次的半獸化事件意外讓西里斯和西弗勒斯的關係好轉了起來,近期兩人都會在黑湖旁聊天,而西里斯談話的主題在於自家弟弟竟然有喜歡的人了「雷爾竟然不告訴我!」「萊姆斯哪有我好看?!」布萊克家的長子悲愴地對他哭訴。

「所以你真的不去告白嗎?」莉莉戳了一下好友的臉頰。

「你什麼時候答應波特我就去告白!」

「為什麼不是你先告白我再答應詹姆?」兩人又瞪了起來,黑髮少年先敗下陣來「布萊克他....不會喜歡我的.......」

「你不去試試看怎麼知道?」但西弗勒斯一句話也沒說。

「西里斯應該沒有喜歡的人。」

「誰知道呢?他交過那麼多女朋友。」

過了一會兒,莉莉滿臉決絕地開口「我幫你吧!」

「你要怎麼做?」

「明天你就知道了,還有事後請我吃蜂蜜公爵新出的情人節禮包。」

「幹嘛不叫波特買給你?」

「西弗勒斯斯內普!」
——————————————————————————————————————
變形課一結束,詹姆走到莉莉前面「嘿莉莉妳情人節的時候要跟我去霍格莫德嗎?」

「一個約會邀請?」

詹姆難得紅了臉「如果是呢?」

「可以呀!」

「我知道了....等等你說什麼?」

「我說好。」

亂髮少年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語無倫次「梅林...妳...我...」

「但是,」詹姆緊張地看著她「你真的喜歡我嗎?」

詹姆還沒開口,西里斯就笑嘻嘻地攬住他的肩膀「拜託,全霍格華茲都知道詹姆波特喜歡妳。」

「可是我有點懷疑你和詹姆才是一對。」

詹姆尖聲反駁「不不不不不我們什麼都沒有。」西里斯在一旁用力點頭。

「誰知道你不是用我當障眼法。」兩人完全無話可說。

「莉莉他們之間真的沒有任何超出友誼的關係。」詹姆感激地看向萊姆斯。

「那你和詹姆呢?」萊姆斯臉上的微笑僵硬起來。

「莉莉你要相信我對你的忠誠。」詹姆抓住莉莉的雙手。

「你要怎麼證明?」

「我保證他們倆在情人節之前都會找到女朋友的。」

「整個霍格華茲的人都想跟西里斯布萊克約會。」

「我發誓西里斯不會跟這個人分手。」

「不可以用迷情劑喔。」

「......好的。」

到了晚上,所有學院都知道這個消息,莉莉微笑地看著西弗勒斯「怎麼樣?」

「...........」

「別逃避問題,我都做到這樣了,你要是不好好追到西里斯我就跟詹姆說其實你才是我喜歡的人。」

「.............」這女人真兇殘「我會的。」
——————————————————————————————
格萊芬多某間寢室內

「你瘋了嗎?」西里斯煩躁地走來走去,萊姆斯也臉色鐵青地盯著詹姆。

「我要證明我的清白啊。」詹姆小小聲的說。

「我要去哪裡找一個相伴一生的伴侶啊?!」

「我又要去哪裡找女朋友?」西里斯默默看一下好友,不你這輩子大概只會有男朋友了。

「冷靜下來,你肯定會有一大堆女朋友的。」

「當她們知道我是狼人之後就會全部跑光的。」他陰沉地說。

「嘿,兄弟,別這麼想。」我弟弟就沒有嚇跑。

「沒關係啦,離情人節還有一個月,你們可以慢慢來。」詹姆安慰兩人,然後被西里斯和萊姆斯聯手暴打一頓。

果然不出西里斯所料,一個禮拜後自家弟弟就出手了,巧克力、情書、刻意的相遇,萊姆斯雖然依靠著劫盜地圖避開幾次,卻沒想到羊皮紙早已經被動了手腳,最後西里斯滿臉複雜地看著把好友壓在牆上接吻的雷古勒斯,還有妥協的棕髮少年,他嘆了一口氣走到黑湖,一個人已經坐在樹下。

「你看起來不怎麼開心。」

「我弟和我最好的朋友交往了。」

「所以?」

「他還小呢!」西弗勒斯翻了一個白眼「而且我還要在情人節之前找到女朋友。」

「對你來說很難嗎?」

「我又沒有對她們認真。」

「哈,那些女生會哭的。」西弗勒斯繼續閱讀手上的魔法書,西里斯則是煩惱的癱在他旁邊。

「或許你可以考慮我。」

「什麼?!」西里斯彈跳起來,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一個玩笑而已,布萊克。」

「喔,說的也是。」他躺了回去,卻忍不住思考斯內普的話。

你能想像一個跟你做了五年死對頭的人突然變成朋友嗎?西里斯完全了解這個感受,他總是嘲笑對方,扔魔咒,惡作劇,但不過一天的時間他們就成了可以一起聊天的朋友,一部分的他想要親近斯內普,另一部分則阻止著自己。

雖然眼前的小蝙蝠喜歡黑魔法,頭髮也油膩膩的,但是做斯內普的男朋友好像......不錯?一個細小的聲音說著你完了西里斯布萊克。
——————————————————————————————
滿腹心事的西里斯一回到寢室就聽到詹姆和萊姆斯的爭執。

「雷古勒斯布萊克?你認真的嗎?」

「我看不出來哪裡不可以?」

西里斯走到兩人中間「怎麼啦?」

「他要跟一個斯萊特林交往!」詹姆激動地大叫。

「第一他是我弟,第二這又沒什麼。」

「大腳板你吃錯魔藥啦?你不是最討厭那群人嗎?」

「斯萊特林又不全都是壞人。」褐色和琥珀色的眼睛皆盛滿訝異。

「你是誰?你把西里斯怎麼了?」詹姆大力搖晃著黑髮少年。

「別煩我。」西里斯推開詹姆,倒在床上。

「大腳板,你沒事吧?」詹姆小心翼翼地問。

「沒事。」悶悶的聲音從枕頭傳出。

「西里斯。」

西里斯轉向萊姆斯「我覺得..我..好像喜歡上一個人了。」

「真的?!」

「那你在煩惱什麼?」

「他大概不會喜歡我......」

「誰抗拒的了西里斯布萊克的魅力啊?」

「斯內普。」

詹姆的嘴張大,讓西里斯擔心他會脫臼「你說誰?!」

「斯內普。」他囁嚅出聲。

「慘了慘了我兩個朋友都撞壞腦袋了。」詹姆兩眼無神地看著天花板。

萊姆斯不理詹姆的呻吟「所以你不去告白?」

「我相信他會給我一打惡咒。」

「反正斯內普不會殺掉你的。」

「.......月亮臉你生氣啦?」

「你在說什麼?我只是被某人賣給自己的弟弟而已。」

「呃...我好像忘記寫魔法史的作業了,先走啦!」該死,雷爾那傢伙竟然出賣我。

又過了幾天,西里斯再一次逃離想要跟他約會的女孩子們,可惡的萊姆斯,又不是我願意幫雷爾的,他決定去黑湖旁晃晃,這個時節所有的人都待在休息室裡的火爐旁,西里斯來到樹下,意外發現斯內普也在而且抓著書睡著了。

「嘿,醒醒,你會感冒的。」他皺眉搖晃斯內普但黑髮少年咕噥一聲往西里斯的肩膀靠去。

「!」西里斯僵硬著身子,該死,斯內普的警惕心什麼時後變得這麼弱了,但下一秒西里斯驚恐地差點尖叫出聲,西弗勒斯抱住了他的腰好像想要汲取他身上的溫暖,梅林的蛋蛋!我們是死敵,別靠我這麼近,可惜少年的吶喊並沒有被聽到。

雖然如此西里斯並沒有推開身上的人,而是一動也不動地待在原地,彷彿過了一世紀之久,縮成一團的西弗勒斯終於有了動靜

「.......布萊克?」迷茫的雙眼看向充當抱枕的巫師,西里斯都覺得自己的鼻血快要流出來了。

「你趕快回宿舍休息吧。」說完他便落荒而逃,當西里斯的身影消失後,莉莉從一旁的草叢走出來。

「我想你快成功了。」

「希望如此。」
—————————————————————————————
明天就是情人節了,為了躲避詹姆瘋狂追殺西里斯躲進圖書館,他從來就不是那種會乖乖讀書的人,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西里斯藏到書架後面悄悄觀察西弗勒斯,快要及肩的黑髮遮住臉,少年認真地讀著眼前書籍的樣子異常吸引著他。

噗通。噗通。噗通。西里斯覺得呼吸有點困難,他從來沒有發現斯內普是這麼的有魅力,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爆炸了。

「布萊克,你要在那邊待到什麼時後?」他驚訝地看著對方轉過頭來,黑眸中閃著笑意,總是露出厭惡鄙視的唇角微微上揚,西里斯不自覺地走了過去「你躲在後面...唔」他吻上乾燥的唇,雙手攬住西弗勒斯脖子,讓他意外地是沒有詛咒或辱罵,西里斯感受到同樣熱情的回應,正當兩人沉浸其中,一聲乾咳打斷曖昧的氣氛,受到驚嚇的兩名少年迅速分開。

平斯夫人滿臉不贊同地看著西弗勒斯,西里斯都可以從她臉上看出「你怎麼會和這個人搞上。」的表情,他趕緊拉著西弗勒斯往外跑,無視對方抱怨「我的東西還在裡面。」

兩名巫師氣喘吁吁地跑到黑湖旁。

「你沒有推開我。」西里斯開口「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我跟你一樣有相同的感情?」話語從紅潤的雙唇吐出,西里斯呆了一下然後說「我喜歡你,西弗勒斯。」

「我知道。」

「那你的回答呢?」

「你有問我問題嗎?」

「西弗勒斯斯內普,你願意做我男朋友嗎?」西里斯第一次用這麼嚴肅的表情說話。

「你不是拿我當擋箭牌?」

「我不會拿感情開玩笑。」西里斯直視西弗勒斯的眼睛,不容拒絕。

「或許不錯。」當西弗勒斯丟出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西里斯還是把這個回覆當作同意,他開心地撲向他剛出爐的男友。

「我要沒氣了!蠢狗!」但語氣卻沒有半點的憤怒,夕陽餘暉,黑湖粼粼,兩人擁吻。

END

番外:

多年之後,一瓶特調吐真劑,一群半醉的巫師......

「波特,你有沒有偷窺過莉莉洗澡?」剛才被迫說出自己暗戀西里斯已久的西弗勒斯咬牙切齒地問。

亂髮青年表情扭曲「只有一次,我又不知道莉莉在浴室裡。」莉莉不知道現在自己是想幹掉丈夫還是好友。

「西里斯你有沒有看過斯內普洗澡?」炮火轉向西里斯。

「我們都...嗚嗚嗚。」西弗勒斯摀住他的嘴巴。

「嘿!犯規。」

「你已經問過問題了,白癡。」

莉莉開口「萊姆斯你和雷古勒斯誰上誰下?」忽略西里斯尖叫我不想知道我弟弟的性生活。

雷古勒斯捏碎酒瓶,萊姆斯乾澀的說「大部分我在下。」並對大喊"幹得好,雷爾"的笨蛋哥哥扔了一個昏擊咒,但被西弗勒斯擋了下來。

「那你和詹姆一晚幾次?」西弗勒斯黑著臉給自己一個閉耳塞聽,雷古勒斯卻丟一個解咒給他。

在性與暴力的真心話大冒險結束之後,雷古勒斯醉倒,詹姆昏迷,剩下四人巴不得自己從未知道這麼多真相。

西弗勒斯和西里斯搖搖晃晃地回到家,兩人躺在床上。

「所以你真的喜歡我那樣?」西里斯突然提問。

「蠢狗我說過閉嘴!」

「西弗西弗西弗西弗~」但他的丈夫用唇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嘴。

「.....所以是真的?」

「你真的不懂什麼叫閉嘴嗎?」就算在黑夜裏西里斯還是可以看到他紅透的耳朵。

「我愛你,西弗~」

「我也是,蠢狗。」

  
  END

[SBSS][SSSB]Pet

下篇

「我錯了!」兩個少年一臉誠懇地看著躺在床上閱讀的萊姆斯。

「錯在哪裡呢?」萊姆斯微笑,但所有格蘭芬多的學生都知道他們的級長大人如果笑得越溫柔代表你的下場越慘,詹姆打了一個寒顫,扔給西里斯一個眼神,兩人決定直接把萊姆斯撲倒。

「月亮臉原諒我吧!/萊米你最好了!」一左一右的鬼哭狼嚎讓被夾在中間的人無奈地說:「好了。」

「所以可以.......」

「想都別想。」

「欸欸欸欸欸欸?!!!」

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萊克這一對異姓雙胞胎是出了名的喜歡惡作劇,霍格華茲上至教授下至學生都曾慘遭毒手,禁閉扣分簡直是家常便飯,最後找不到人捉弄的兩人把主意打到萊姆斯身上,所謂不做死就不會死,被兩人煩了一個禮拜的萊姆斯終於爆發,一道咒語讓兩人成了半阿尼馬格斯的狀態。

看著兩張震驚的臉,萊姆斯愉悅地說:「放心,一個星期後就解除了。」然後就哼著小調離開房間。

「一個星期啊......」西里斯英俊的臉皺成一團,他看著自己身後的狗尾巴「嘖,這樣所有褲子都要剪一個洞了。」

站在鏡子前面的詹姆嚴肅的開口「我說大腳板啊,你覺得我這樣可愛嗎?」

西里斯惡寒地搓了搓冒出的雞皮疙瘩「你幹嘛?」

「女孩子不是都喜歡小動物嗎?莉莉會喜歡我,對吧?」詹姆滿臉得意。

「大概吧。」

「那我現在去找莉莉啦!」留下試圖把尾巴藏起來的少年一人。
—————————————————————————————
好奇的學生們都想摸一摸詹姆和西里斯身上多出來的物件,而總是躲避詹姆的小女巫竟然把所有試圖接近半鹿少年的人趕走,讓詹姆一直幸福地掛著噁心的微笑,偶爾莉莉拍拍他的腦袋都可以讓詹姆瘋狂地搖著尾巴。

到底誰才是狗呀?但西里斯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原本就追著他跑的姑娘們因為他長出狗耳朵和尾巴而變得更加瘋狂。

女孩子們真是一群可怕的生物,他藏身暗處感嘆著,不只這樣還有一些混蛋粗魯地扯掉他的毛髮,西里斯心有餘悸地擼了一把還隱隱作疼的尾巴。

「午安,哥哥。」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西里斯轉過身滿臉警惕地摀住自己耳朵。

「離我遠一點。」少年身後的尾巴高高豎了起來,西里斯呲牙咧嘴地威嚇走近的人,他的弟弟從小就喜歡毛絨絨的生物,而且他還喜歡揉捏克利切的耳朵。

「拜託?」西里斯咬牙但還是彎下腰讓雷古勒斯輕輕撫摸一對顫抖的尖三角。

「看來告訴盧平學長這個咒語是正確的呢~」

「你說什麼?!」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家弟弟。

「在家裡的書上看到的。」

「你幹嘛這麼做啊?」

「誰叫你們欺負學長。」雷古勒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西里斯頓時心中一萬匹人馬跑過。

梅林的四角褲!

他的小弟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有了喜歡的人!

布萊克家的長子在掐死好友和擔心好友的貞操間搖擺不定。

「我....我先走了。」腦中一片混亂的西里斯踉蹌地離開。

梅林的鬍子啊!當年那個拽著自己袖子哭得唏哩嘩啦的小不點也開始談戀愛了,躺在樹上的西里斯惆悵地想著,突然一聲低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絕對不可能!!!」撥開樹葉一看,是那個討厭的斯內普和莉莉。

「願賭服輸。」莉莉笑得格外燦爛。

「你!」斯內普有些暴躁地來回踱步。

「上次你還不是讓我約詹姆去霍格默德!」原來上次莉莉的主動是因為打賭,梅林保佑尖頭叉子不要知道真相。

「得了吧!」斯內普翻了一個白眼「說得你好像不願意一樣。」

莉莉惱怒地看著他「你還不是一樣,趕快去履行賭約啊!」

斯內普緊緊抿著唇,過了一會兒少年冷冷地說「我有沒有說過我討厭妳,莉莉?」

「我也愛你,西弗。」紅髮少女甜甜地回答。

等到兩人離開西里斯才從樹上跳下來,他困惑地想,所以斯內普到底要做什麼啊?

——————————————————————————————

陽光照耀著霍格華茲,學生們三三兩兩的享受著課餘時間,西里斯慵懶地靠著樹幹,再過幾個小時咒語就解除了,終於不用跟其他人捉迷藏了,正當他要進入睡眠時,一個人接近了他。

「斯內普?」他看著站在眼前的少年悄悄握緊了袖口的魔杖,但一直與他們水火不容的斯內普難得沒有半點敵意,在西里斯的注視下他蹲了下來並伸出右手。

「你要幹嘛?」

「我是被逼的。」西弗勒斯嘀咕然後就把手往西里斯的脖子摸去。

「!!!」灰色的眸子瞬間瞪大,溫熱的掌心輕輕地撫摸頸部讓原本打算推開斯內普的人放鬆下來,犬類的本能戰勝了內心的衝擊,西里斯喉頭發出了舒服的咕嚕聲,兩個總是打得不可開交的巫師在此時皆沉靜下來。

幾分鐘後,西弗勒斯的右手滑向背部,不輕不重的力道讓西里斯搖起了尾巴,然後如此美好的景象在一聲喀喳終止了。

西里斯和西弗勒斯一起回頭看著按下快門的人,只見莉莉拿著相機記錄下這難得的和平。

西弗勒斯捏了捏眉心「不准給任何人看。」

「放心。」莉莉對好友眨眨眼「繼續吧~」說完就留給兩人一個背影,一陣尷尬瀰漫在兩人之間。

「咳..前天我聽到你和莉莉的對話。」西里斯打破沉默。

「你偷聽?」

對上斯內普懷疑的眼神西里斯趕緊反駁「沒有,只是意外而已,我的重點是為什麼莉莉說你願意?」

「我挺喜歡狗的。」西里斯看到對方隱藏在黑髮下的耳朵悄悄地紅了,這傢伙還蠻可愛的嘛,他想了想突然倒在西弗勒斯的腿上。

「你!你在幹嘛?!」西弗勒斯有些緊張地四處張望,擔心其他人會看見他們這一對不尋常的組合。

「你打擾到我睡午覺了。」

「所以?」

「所以你要負責。」西弗勒斯不敢相信世界上會有這麼無恥的人,他想像以前一樣吐出惡毒的詛咒但他還是在布萊克眼神注視下摸了摸他的腦袋,他有些無奈地撫摸少年尖耳朵後的地方,而西里斯在輕柔的手法下很快就進入了睡眠。

西弗勒斯十分糾結,明明他們交惡了那麼久,可是西里斯頭上的三角耳和毛絨絨的尾巴讓他心軟了大半。

手中柔軟的觸感讓西弗勒斯的眼皮搖搖欲墜,微風徐徐吹拂,誰也沒注意到兩名熟睡的少年,除了偷偷跑回來的莉莉,紅髮少女微笑地將這個畫面永遠保存。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