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LVSS】Anything

警告!!!

以下有跟狗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

雷者誤入!!!!


微hpss提及

作者壓力大到幻肢不可控制之作!!!!!



賽佛勒斯跪著,左前臂微微發燙,但他知道那只不過是自己的錯覺。

「為什麼呢?賽佛勒斯。」哈利波特坐在椅子上,碧綠色的眼珠染成了血紅。救世主打敗了黑魔王,卻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還真可笑,賽佛勒斯想著。

「您知道的。」他低啞回道,波特,不,佛地魔笑了起來,他起身,用波特的手撫摸著自己的臉,彷彿被蛇信舔過一般,皮膚泛起了雞皮疙瘩。

「莉莉波特。」明明是用少年獨有的清亮嗓音,卻詭異的陰沉「明明我才是給予你快樂的人。」

賽佛勒斯沉默,過往的記憶浮現,那些時光,第一次有人如此【愛】他。

「把衣服脫了。」

「Lord.」他抬眼,哀求。

「Anything,right?」腥紅的雙眼帶著一絲冷酷,前食死人啞口無言,他顫抖地照做,不一會兒,男人身上的衣物皆落在地上。

「乖孩子。」佛地魔笑語,他掏出袖中的玻璃瓶,往賽佛勒斯嘴裡倒「放心,滿足我,我就會離開的。」

魔藥教授任由將會激起他谷欠望的液體滑入,微涼到灼熱僅僅間隔一分鐘,許久沒有的火在小腹處燃燒。

「Lord.」他對未知感到恐懼,然後他聽見喀嚓聲從後傳來。

少年把玩著男人的耳垂「懲罰開始了喔,賽佛勒斯。」

在賽佛勒斯還未反應過來,他的身子被按壓在地,額頭恰恰靠著佛地魔的膝上。

毛茸茸的身體覆上他,一個恐怖的想法閃過,乞求尚未出口,那隻畜生便進入了他。

🐕

「嗚。」賽佛勒斯抱緊少年,豆大的汗珠滴濕了對方的牛仔褲,他想過他背叛後的懲罰,可能是酷刑折磨,可能仁慈的死亡,卻從來沒想過這個,他以為黑魔王會親自對付他這個叛徒。

「Lord.」他哀聲。

佛地魔微笑,撥開腿上人汗濕的頭髮「這還只是開始呢。」

他沒說錯,那隻狗一動也不動,等待著下一個指令。

「賽佛勒斯,要做個乖孩子哦。」

「我……」卻被少年打斷。

「可以動了。」

進,出,進,出,犬類毫不留情進攻,每一下都頂到最深,擊打皮膚的聲音不曾停下。

「停下…求您,不,太快了..太快...」賽佛勒斯斷斷續續地求饒,這太過了,他想,十多年未與人如此親密,而一開葷便是跟這隻畜生。

藥效使他輕而易舉容納那隻狗,體內不斷分泌大量液體,甚至弄濕了地毯「啊,不不,太深了,呃,啊啊啊!」他絞緊了狗的那話兒,將腦袋埋入少年的腹部,龐大的羞恥淹沒了他,賽佛勒斯哭了出來。

「這樣便不行了?」佛地魔低笑「還沒結束呢。」

男人茫然的抬頭,不太能理解,他再一次翻過來,而且那隻畜生甚至沒有抽出來,然後他知道是誰成了佛地魔的劊子手。

“天狼星.天殺的.布萊克”

「你們,你們...」賽佛勒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我覺得他是最好的人選。」少年輕揉男人的胸部,促使他發出色情的喘息。

被死敵羞辱一番的男人想說點什麼,然後他眼前的畜生變回了人。

他憤怒的想踢對方,卻忘記兩人相連的狀態,賽佛勒斯無法克制的呻吟,天狼星抓住機會動了起來。

「拔出來....不.....」布萊克繼續用動物的器官贛著他「Lord,求您。」

「賽佛勒斯,」少年嘆息「你說誰贛的比較舒服,天狼星,還是狗?」

賽佛勒斯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我也想知道呢,石內卜。」天狼星掐住他的腰,又急又快地攻擊,凶狠的讓賽佛勒斯再次哭出聲。

「溫柔點。」少年責備,手【溫柔】地玩弄賽佛勒斯胸前的兩點,絲毫不在意自己僕人瀕臨崩潰邊緣。

天狼星聳肩,將賽佛勒斯的腿置於他的肩上,以一種刁鑽的角度給予男人“愛”,而承受太多“愛”的男人弄髒了天狼星的胸與下巴。

「不...行了...」賽佛勒斯哽咽,卻使化獸師更加興奮,他讓賽佛勒斯側著身,一面贛著他,一面擊打他的屁股。

「Lord !」前食死人只能求助少年,而少年回給他一個燦爛笑容,將波特昂揚的下身塞入他的口中,以實際行動表示他不會阻止天狼星。

賽佛勒斯只好任由兩人對他進行慘無人道的“虐待”,在他又一次達到頂點,天狼星和少年分別釋放兩次後,他們才放過已經慘兮兮的男人。

「Lord.」賽佛勒斯拖著酸軟的身體,給了少年一個擁抱。

「賽佛勒斯。」少年墊腳,碰了碰男人的唇角,隨即倒在他的身上。

賽佛勒斯的心隱隱作痛。

🐕

「你!」在懲罰過後兩個禮拜,他以為消失的男人再一次出現在面前。

「布萊克家的黑魔法。」然後一直賴在他地窖的化獸師攬住他的脖子「成功機率很低,嘖,我還以為他會從此消失。」

紅眸男子微笑「賽佛勒斯,上次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呢。」

魔藥教授困惑的皺眉。

「不過,這次是換成狗和蛇。」賽佛勒斯瞪大了眼,轉身就想逃跑,卻被天狼星擋了下來。

「別這樣啊,賽佛。」男人親暱的蹭著他「我們應該給你家Lord一個慶祝會。」

賽佛勒斯掙扎,最後才點了點頭。

他們一同墮入第二層地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