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SSSB]倒數計時


@辛夷@牙阝孝攵教主 你的點梗完成囉,德赫我盡力了,希望你會喜歡🙇
時間規劃局AU,有一點個人私設

00:00:00:23:04:51

「無法....可能.....不樂觀....」斷斷續續的雜音傳來

「如果...求....我的......」腳步聲漸遠「我會......」關門聲響起,他睜開眼,淚水滑落。

00:00:00:18:45:20

「西里斯,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講話?」男人放下報紙「有啊。」平淡的語氣讓哈利更加著急。

「你怎麼可以這麼冷靜?!你都已經要......」哽咽阻止了剩下的句子。

「哈利別擔心。」他溫柔地摸了摸眼前亂糟糟的腦袋「就當我去冒險就好了,阿不思不是也這麼說嗎?」

「一定還有辦法的。」哈利喃喃自語「我去找赫敏。」說完少年便衝了出去。男人沒有挽留只是繼續閱讀報紙上的文章,左臂不自覺抽動著。

00:00:00:15:37:19

西里斯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有事?」

「家母很擔心你。」

「回去告訴你母親,拜她丈夫所賜。」德拉科臉色變得蒼白然而他很快就恢復平常的冷靜。

「我會設法補救。」

「算了吧!我可不想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德拉科深吸一口氣「教父他....他也希望你可以好好活下去。」西里斯捏緊了拳頭。

「為什麼我要在意他的想法?」

「我以為你和教父是一對的。」

「我也以為你和赫敏在一起。」少年搖晃了一下。

「格蘭傑和我什麼關系都沒有。」

「嗤。」男人不屑地看著他「所以我才說我討厭你們斯萊特林。」

「馬爾福家不會接受一個麻瓜出生的女孩。」

「她是個好女孩。」西里斯嘆了一口氣「你該走了。」

「請再考慮一下。」

「你也是。」德拉科頓了頓,離開了。

「別跟我一樣。」微弱的聲音被風吹走。

00:00:00:09:19:20

「你好,孩子。」一個蒼老的聲音從牆壁上傳來。

「阿不思?你怎麼來了?」他驚訝地看著畫裡的老人。

「聽說你遇到了一些問題。」

「沒什麼啦!馬上就結束了。」

「我認識的西里斯不會那麼快放棄的。」

「人都是會變的,我也不例外。」

「但也有些事是不會改變的。」

「是嗎?看來我沒遇上呢。」

畫像裡的人可惜地搖了搖頭道「如果你執意如此。」

「別這麼嚴肅嘛!」

「歡迎你之後來我這邊作客,米勒娃畫了許多甜食給我,變成畫像後我再也不用擔心蛀牙了。」老人愉悅地摸著自己的鬍子。

「我會的。」畫框內又恢復空無一人的風景。

00:00:00:06:54:20

「布萊克先生我無法答應你這個要求。」

「所以你們找到辦法了?」西里斯搖了搖自己的左手。

「暫時沒有。」

「那你就沒有理由阻止我離開啦!」

白袍醫生被噎了一下「如果您執意如此,請好好注意時間,布萊克先生。」

「謝謝。」避開畫像,男人起身離開聖戈芒,他走進擁擠的人群,往斜角巷的方向前進。

西里斯坐在冷飲店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他舀了一勺冰,芒果在舌尖融化,他想起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場景,沒想到平時冷淡嚴肅的人竟然會這麼喜歡這些甜膩的東西,要不是他阻止那個人他大概會吃到肚子疼吧。那天離開後對方紅通通的耳根讓他忍不住親了一下微涼的唇瓣,西里斯愉悅地牽著整個人都快變成煮熟蝦子的男人離開,可是,他已經回不去了,西里斯再度走進人潮。

00:00:00:02:20:13

男人站在塔上,風吹起黑色捲髮,幾年前他就在這個位置結結巴巴的向那個男人告白,西里斯覺得自己瘋了,他頭髮糾結,瘦的像個骷髏,許久沒洗澡的糟糕氣味讓他更加絕望,沒想到男人只是輕飄飄地給了他一個好字。

被巨大驚喜籠罩的他任由對方牽著,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破爛的衣服消失迎接他的是熱水和泡沫。洗好澡的男人趴在床上聞著枕頭上的味道,從來刻薄冷漠的男巫耐心地哄著他睡覺,就算只是假象也好,他沉沉睡去。

「咻!」一隻貓頭鷹飛了過去,男人抬眸,眺望遠方的禁忌森林。

00:00:00:00:00:03

00:00:00:00:00:02

西弗

00:00:00:00:00:01

我想你了

男人往後倒,突然一隻手抓住他的手。

00:00:00:00:00:01

「你在想什麼?!」一個氣急敗壞的人對他吼著。

「什麼都沒有。」他甩開西弗勒斯的手。

「你......」西弗勒斯氣得說不出話來,也只有西里斯才有這個本事。

「這不干你的事吧?」

「西里斯,這是我的錯。」他疲憊地說。

男人撇過頭「我也說過這不是你的責任。」

「如果我當時......」

「西弗勒斯。」西里斯看著快要被愧疚壓垮的男人。魔藥教授握住他的手,前臂的螢綠色數字前半部分被殘忍地割的血肉模糊,黑魔法的詛咒讓他的生命永遠停留一天之內。

「你不應該用你的命來賭。」

「不這樣你會出來嗎?固執的老蝙蝠。」

「下一次別這麼做了。」數字在兩人的沉默間跳動。

「西弗。」

「嗯?」

「你哭了。」西里斯伸手抹掉對方落下的水珠。

「閉嘴。」他撇過頭,西里斯總是可以打破他的面具。

「咳!」自知理虧的西里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你怎麼找到我的?」

「馬人告訴我的。」兩人慢慢走出森林「回頭記得去安慰波特,那小子快把我的地窖淹沒了,他哪來那麼多眼淚?」

「咳,畢竟我不是第一次了。」

「大難不死的男人。」西弗勒斯嘲笑然後皺眉「你對德拉科說了什麼?他看起來不是很高興。」

「只是跟他探討一下愛情而已啦。」男人看了他一眼,而西里斯臉上的坦蕩讓他消除了疑心。

「別欺負我的教子。」

「你也別欺負我的教子。」男人冷哼一聲不回答,矗立千年的城堡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西弗,我不想活在沒有你的世界。」西里斯輕聲說道,西弗勒斯沉默不語只是更加握緊他的手,拇指溫柔地摩挲西里斯的手背。

00:00:00:13:14:20

END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