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SSB]Crazy

昏暗的房間只有兩個人。

「嗚....」

「放輕鬆。」他身下的人顫抖著,無力地往前逃脫。

灰色的雙眼盈滿淚水,讓人很想繼續欺負他,而西弗勒斯也這麼做了,很多次。

♡♡♡♡♡♡♡♡♡♡♡♡♡♡♡♡♡♡♡

魔藥教授不知道一般人一夜狂歡的反應是什麼,但對他來說,他只想熬一副記憶淡化藥劑或給對方一個遺忘咒。

「別別!留點給我,攝魂怪拿走太多啦!」西里斯布萊克蹭著他的大腿,我說出來了?西弗勒斯擼著布萊克的腦袋,看著對方打起呼嚕後,他決定繼續睡覺。

或許醒來後就沒事了。

然而事與願違,布萊克就喜歡跟他唱反調,他不僅僅沒消失,還無恥地要他負責,他瞪著男人。

「我屁股痛。」

「很正常。」

「我腰疼。」

「用治療咒。」

「我全身酸痛。」

「......滾!」但布萊克眨著一雙盛滿委屈的灰眼睛,就跟昨晚一樣。

下腹彷彿有一團火燃燒,西弗勒斯妥協了。

「我討厭你,布萊克。」西弗勒斯喃喃自語。

「然後你喜歡我的屁股?」漂亮,緊緊包裹住他的......

「閉嘴!」他臉上一熱,塞了口牛肉堵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

♡♡♡♡♡♡♡♡♡♡♡♡♡♡♡♡♡♡♡♡

之後西弗勒斯的生活成了愛麗絲夢遊仙境,瘋狂參雜奇怪,但他確定裡面不會有那麼多限制級情節。

「你是怎麼跟布萊克在一起的?」德拉科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正在泥巴裡打滾的大腳板。

「我也很想知道。」西弗勒斯歎氣,他擅長忍耐,而布萊克擅長裝瘋賣傻,他們就這樣過下去了。

♡♡♡♡♡♡♡♡♡♡♡♡♡♡♡♡♡♡♡♡

過了幾天,布萊克不停抱怨他可愛乖巧的小教子被斯萊特林的毒蛇誘拐了,而斯萊特林的毒蛇頭子嘆了一口氣—和布萊克交往後的習慣,他把男人抵在牆上阻隔噪音,製造更多噪音。

還真是墮落,西弗勒斯唾棄自己,但感覺不壞,他咬著布萊克的耳垂,聽著對方無助的嗚咽。

♡♡♡♡♡♡♡♡♡♡♡♡♡♡♡♡♡♡♡♡

「布萊克。」

「嗯。」西里斯懶洋洋地回答,激烈運動後,他就像融化的奶油一樣,癱在浴池裡。

「我的伴侶那欄一直是空白的。」

「嗯。」

「我打算填上你的名字。」

「嗯。」混沌的腦袋過了幾秒中才反應過來,他唰的一聲站了起來。

「你在跟我求婚?」

「顯然。」雖然表面上西弗勒斯維持著以往的冷靜,但那是因為他直接用了大腦封閉術。

「哈哈哈哈哈!」西里斯狂笑不止,歇斯底里,就如同二十年前他被逮捕那樣。

他的手握住水面下的東西,魔藥教授的呼吸變得粗重。

「你就不能乾脆點嗎?老蝙蝠。」

「我已經很直接了。」

「哼哼。」西里斯挑釁地笑「如果你可以讓我暈過去的話。」

那天,浴室的燈亮到了清晨。

♡♡♡♡♡♡♡♡♡♡♡♡♡♡♡♡♡♡♡♡♡

「嘿,準備好了嗎?」西里斯笑得像是當年贏了魁地奇冠軍那樣。

蠢得可以,西弗勒斯評價,但他還是牽起他的手。

結婚進行曲悠揚演奏。

END

评论(2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