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拾

【SBSS】步步為營(一)

食用警告:

*AU文,黑幫幹部SB和金牌殺手SS,食死徒和鳳凰社皆是黑手黨

*歡樂向(大概?),可能會ooc

*歡迎賜教ʕ•ٹ•ʔ


第一章:宴會,休假,殺手


炎炎夏日,位於近郊的馬爾福莊園正上演觥籌交錯的場景,本日的壽星盧修斯·馬爾福笑吟吟地穿梭於賓客之中,接受各方的恭賀和奉承,以狡詐聞名的男人在談笑風聲間探取自己需要的資訊,神態自若地漫步爾虞我詐的戰場。


「好..好久不見了,馬爾福先生」一道怯怯的聲音讓他停止了步伐。


藍灰色的眸子閃過一絲輕蔑,但很快就隱藏起來,盧修斯掛上他最無懈可擊的笑容轉向來者。


「真讓我受寵若驚呢,小矮星先生,非常感謝您在百忙之中還抽空前來參加敝人的生日宴會。」小矮星彼得,個性軟弱又長的不起眼,盧修斯不屑的想著,要不是這傢伙的父親有幾分勢力他才不會紆尊降貴的跟他講話。


「別這麼說,馬..馬爾福先生,你和家..家父合作已久,我應該要來向你祝..賀的。」


「這麼說起來,前一段時間您父親入院治療後,他的身體好多了嗎?」


「承蒙您..關心,家父最..最近還不錯,大概近期就..就會出..院。」矮小的男人緊張的擦了下汗水。


「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請向令尊傳達我的問候,好好享受今天的宴會吧,小矮星先生。」他優雅地啜了一口香檳,禮貌地和矮胖男人點頭。


「我..我會—」,華麗的吊燈無預警掉落,正好落在他的頭上,這場意外不僅截斷了他的回覆也停止了他的心跳,女士們驚惶失措並害怕地遠離事發地點,在場的男士也恐懼的望著被砸爛的屍體,雖然眾人皆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但所有人都沒有為死者感到悲傷,而是為自身利益是否受到衝擊而擔憂。


盧修斯皺著眉看著離自己只有一寸距離的凶器便轉身指揮僕人清理現場,並為這場突如其來的事件向賓客們致歉。


在他和妻子一起送離人群後便快步往二樓最後一間房間前進,一打開門,牆壁是淡藍色,而家具則是藍與白所構成,簡單乾淨的與金碧輝煌的莊園南轅北轍,盧修斯不悅的對陷在沙發上的男人開口:「你差一點就砸到我了!」


男人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挖了一匙冰淇淋塞入口中,絲毫不理會質問者鐵青的臉色。


「西·弗·勒·斯?」


「不要這麼大驚小怪,盧修斯,你引以為傲的冷靜呢?」


「去美國讓你染上暴飲暴食的糟糕習慣,我的朋友」盧修斯看著桶裝冰淇淋,「以及我認為與死神擦肩而過並不是什麼小事,英年早逝一點也不適合我。」


「我從沒失手過,盧修斯,你在杞人憂天。」隨後男人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遞給盧修斯。


鉑金貴族挑眉問道:「你竟然會送我禮物?」


「別傻了,我上禮拜已經幫你免費處理掉你的政敵,這是給德拉科的。」


「你太寵他了。」


「這是我的職責,不是嗎?」


「你是他的教父不是聖誕老人。」盧修斯不華麗的翻了翻白眼。


男人對他的言論嗤了一聲,然後起身走向窗戶。


盧修斯無奈的開口:「你就不能好好走前門嗎?」回答他的是男人消失的背影,微弱的風輕拂,留下盧修斯和已經空了的紙桶。


———————————————————————————————


男人—西弗勒斯慵懶的靠在大樓的欄杆,俯瞰著底下的繁華,突然激昂旋律打斷他的思緒,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在口袋演奏,西弗勒斯看了下來電顯示上面註明{壓搾員工的戀童癖}。


「喂?」低沉嗓音在靜謐的頂樓響起。


「任務怎麼樣了?」


「目標確認死亡並且已經佈置成意外,還有我想要談談我的休假問題。」


「當然,親愛的西弗勒斯,你休假時也只是窩在房間而已,出任務還可以欣賞外面的風景呢!」


「Lord,我要罷工。」西弗勒斯冷冰冰的宣佈。


「……一個月如何?」


「我要加薪。」


「…三個月,不能再多了!」


「您這樣很容易讓我跳槽的。」


「你每次都這麼說,記得明天我要拿到你的報告,還有回來時從正門進入,重新設定安全系統很耗時的,別再讓技術部門來抱怨。」


「那只能說明系統太容易入侵,您應該讓技術部加強他們的能力才對。」說完西弗勒斯就掛斷電話,從頂樓一躍而下。


———————————————————————————————

位於某處莊園內,黑髮男人撐著腦袋聽著手機傳來的嘟嘟聲。


「唔,還是一樣沒耐心。」


「西弗會回來嗎?」身旁的小女孩急切地問。


「抱歉,親愛的,他明天才會回來。」


「好吧。」小女孩沮喪的跑出房間。


男人含笑目送綠色的身影離去後才好整以暇的將視線移到坐在一旁的捲髮男人身上。


「你決定好了嗎?Mr.Snack? 」


「是的,尾款我事後會匯給您的,里德爾先生。」


「那麼我就先預祝你成功」被稱作里德爾先生的男人笑吟吟的說:「不過要好好照顧西弗勒斯喔~他可是我們最頂級的殺手。」


「我會的,請您放心。」說完他便與男人道別了。


「真有趣,我非常期待後續發展呢~」男人勾起一抹微笑「但絕對不能讓西弗勒斯發現是我同意的。」


捲髮男人離開里德爾莊園後,一個人在街道上散步,他煩躁的甩掉身後鬼鬼祟祟的影子。過了一會兒他往四周張望,確認沒有跟蹤者他才小心翼翼鑽進一部黑色轎車內。


「嘿,大腳板,事情談的怎麼樣了?」駕駛座上戴著眼鏡的男子問道。


「挺順利的。」


「里德爾一點都沒有起疑?」


「我不太清楚,但他不反對就是了,只叫我好好照顧他們的金牌殺手而已。」


「他想要幹嘛?」


「或許想要看好戲吧,前提是他不會被盛怒下的西弗幹掉。」


「是嗎?我覺得你真的需要去檢查一下自己的眼光,你不怕某一天你也被他幹掉啊?」眼鏡男子說。


「西弗才不會,而且莉莉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撇了下嘴角。


「你胡說什麼,莉莉她最好了!」眼鏡男人全身散發著粉紅色的泡泡。


「是是是,你說的都是對的,尖頭叉子。」


兩人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車子在沉寂的霧都疾馳,漸漸消失在黑夜盡頭。


TBC

 

 

 

 

评论(8)

热度(22)